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冯国璋算卦迁祖坟  

2009-11-05 10:34:25|  分类: 民间传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甘肃·胤 凌

1884年春初的一天,穷困潦倒、辍学在家的冯国璋在河间街上闲逛,踱步来到当地有名的“李半仙”李大嘴的卦摊上,看李大嘴给人解梦算卦。

“你也想算一卦?”围摊算卦的人都走了,冯国璋还没有走,李大嘴便顺嘴问了一句。

冯国璋叹了一口气,期期艾艾地说:“我……我……”李大嘴听了老半天,才听清冯国璋想拜他为师学算卦。李大嘴笑了笑,撇嘴道:“哎呀!你冯老弟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中年飞黄腾达,不是王侯就是将军,我怎么敢收你为徒呢?”

冯国璋知道,这是李大嘴在推脱,便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自己才25岁呀!难道就这样老死田园?冯国璋不甘心,第二天他便怀里揣了些散碎银子,又来到李大嘴的卦摊上,开门见山地说:“还望李师傅指一条明路啊!”

呵!指什么明路呢?李大嘴心知,在保定莲池书院读书的冯国璋因其父无钱供给学费,只好无奈回家耕田。冯国璋回家后常常和父亲为此事吵吵嚷嚷,但其父心有余而力不足,实在没办法。

“五百年必有王者兴!自古官宦两条路,不读书就从军!我观冯老弟的骨骼相貌,嘿!还真是个当兵吃粮、跨马当将军的料呢!”李大嘴笑呵呵地说。

常言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自己怎能当将军呢?冯国璋心里先是怀疑,可不当兵又无路可走啊!就按李大嘴的意思,去当兵吧。冯国璋主意一定,便又对李大嘴说,还望先生给我父亲讲讲啊!

“一定!”既然收了冯国璋的钱,就当一回说客又有何妨?经李大嘴天花乱坠地一说,冯父也心存奢望,再说儿子去当兵不像去读书,不再花他的银子了,冯父便点头放儿子走了。

到哪儿当兵去呢?冯国璋背起包裹,抄近道由河北来到天津大沽口,投到了淮军聂士诚手下。因其写得一手好字,便在军中做了一名专管文书牍案的幕僚。第二年,运气不错的他便被聂士诚选送到天津武备学堂学习。毕业后跟随袁世凯打打杀杀十几年,还真的成了跨马征战的将军。1917年7月,冯国璋当上了中华民国代总统。可惜,不过一年多,冯国璋将总统的宝座才刚刚焐热,就被国务总理段祺瑞赶下了台。

这天,下野的冯国璋黯然回到自己的家乡——河北河间故里隐居。虽说是下野总统,但毕竟还是北洋政府的要人,新上任的代总统徐世昌给他派了一个连的护兵让他荣归故里啦!

“冯大总统!嘿嘿!”八抬大轿将冯国璋抬到河间街道上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人的高叫声。

“哦——”冯国璋一看此人,连忙吩咐住轿。他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了李大嘴。20多年不见,要不是眼前随风摇摆的“神机妙算”布幌招牌,冯国璋准会把一身青布道袍的李大嘴错认成哪个道观里的老道士呢。

“李先生好啊!”钻出轿的冯国璋走上前来和李大嘴打招呼。

“好!只是老朽学艺不精,当年算出大总统会当大将军,但没算出大总统会登九五之尊位啊!”李大嘴一句话说出口就不离本行,这也把冯国璋的思绪一下子引到了20多年前的算卦上。自己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还真多亏了李大嘴当年的指点啊!

冯国璋为感谢李大嘴的指点之恩,将李大嘴请到诗经村自己的宅院里,大摆酒宴款待。

酒足饭饱之后的李大嘴一抹嘴角说:“恕我直言,大总统!你当总统时间不长,关键是你家的祖茔不是宝地,如果……”

李大嘴的一番话说得冯国璋眼睛骨碌碌直转。他已经相信李大嘴了。这天天一亮,冯国璋就带着保镖,偷偷地跟随在李大嘴身后四处踏穴了。

“大总统你看……”在诗经村向东七里外的黄龙湾,李大嘴指着附近的山势,唾沫飞溅,给冯国璋大讲特讲:此处有沙龙眠卧,得水而活,飞黄腾达……

冯国璋举目远眺:古洋河在黄龙湾前缓缓流淌,黄龙湾中间微微隆起,极像个人的脊背;可走到这中间的隆起之地,又发现四面地势平坦……

“这里有山,有水,好地方!”冯国璋不由赞叹起来。

拿了冯国璋10根金条酬谢费的李大嘴四处游说,让冯国璋出高价1000两白银买了这黄龙湾“宝地”。之后,冯国璋便将其祖父、父亲还有已经亡故的原配吴氏、继室周氏统统从冯家老坟迁到了黄龙湾新墓地……

“哈哈……”办完这些,心想“沙龙”宝地定会荫及子孙的冯国璋,这天晚上在睡梦里都高兴地大笑不止。可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冯国璋一醒来就打摆子中风了。

“段爷爷,我爷爷得了急症啊……”冯国璋的大孙子冯曙山向国务总理段祺瑞哭诉。

“别急!我马上派车来接啊。”段祺瑞虽和冯国璋政见不和,把他拉下了总统的宝座,但他们毕竟在袁世凯手下一起风风雨雨几十年,被人们称之为北洋“一虎一狗”。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也为了向世人表明他和自己的这位“四哥”私交深厚,他亲自下令让国府派车立即接下野总统冯国璋到北平救治。

无奈生死在天,冯国璋回北平一个月后就因抢救无效死了。

冯国璋刚登上代总统的宝座时,即仿效古代帝王秦始皇、武则天的做法,在北平给自己修起了坟墓。所不同的是,冯国璋的阴宅也在帽儿胡同,和他的阳宅竟一墙之隔,人们把当时的冯宅都叫“阴阳双宅”。

冯国璋显炳民国,他死后总统徐世昌批准举行国葬。出殡那天,北平万民空巷,人山人海。步兵统领王庆怀亲率骑、步、海、保安、游击各一连护着棺梓,仪仗军乐队长达两里,沿途黄土铺街,旌旗蔽日。满北平的乞丐都被冯家雇到沿街临时搭成的祭棚里哭丧了。那场面,比冯国璋当代总统的即位大典要热闹十几倍。

不久,冯国璋的大儿子冯再盛又将生母吴氏和周氏的灵柩也由家乡黄龙湾的墓地迁到“国葬墓”,让她们来陪伴地下的冯国璋了。

奉系军阀张作霖入主北平时,有一个叫江六儿的盗墓贼从冯国璋“国葬墓”的背面打洞,在一天晚上进入冯墓的地宫。当江六儿欣喜地掘开地宫里高大的红漆柏木棺椁后,不由大吃一惊:原来里面除一幅冯国璋戎装画像和一把镶金的指挥刀外,什么都没有!

江六儿不死心,他又掘开了吴氏和周氏的棺椁:里面除几套绸缎衣衫外,更是什么都没有!

“气煞我也!”江六儿没想到,冯家将他耍了,将当时北洋政府的那么多国府要员都“耍”了!

冯国璋当年的“国葬墓”是假的!真墓在那儿?京津一带的盗墓贼以后虽蠢蠢欲动,多处开挖,却一无所获……

20世纪60年代的一个秋天,天津师范学院学生段某,一天读辛亥革命史,当读到冯国璋为镇压革命在攻打汉口时纵容士兵奸杀抢掠,一把大火将汉口烧了三天三夜的罪行时,义愤填膺,鼓动同学们将冯国璋这个反动军阀抛尸扬灰!可天津人都知道冯国璋的“国葬墓”是空墓,到什么地方找“地下”的冯国璋去算账呢?

“我们就到黄龙湾拔了他祖宗的墓!”段某等30多人来到黄龙湾,挖了几天几夜,竟误打误撞,在一个荒芜黄土堆中挖出了冯国璋的墓:长方形墓室,白灰夯实,混凝土抹壁,白石铺底,棺椁居中。打开棺椁,采用了防腐手段的冯的尸体40多年后仍旧完好无损,须发宛然,肌肤润泽。冯的脖子上戴着一串108颗的翡翠串珠,口里含着一颗杏核大小、晶莹剔透、白中透粉,但可光照数丈的“宝珠”,右手握一白料秀琅彩草虫图鼻烟壶,左手握一翡翠扳指。陵墓里还有一些散佚的元宝和银币……

诗经村的人看到冯国璋的真墓居然被学生挖了出来,个个惊诧不已:一惊冯国璋的儿子当年连他们当地人也瞒住了,竟在晚上偷偷将冯国璋的尸体运来葬于此;二惊冯国璋作为民国总统,随葬的“宝物”竟如此之少!可村民们万万没有料到,当时学生们放火焚烧也没损坏的颜色暗紫的棺木,竟是一件世间少有的坚硬如铁、砸不烂烧不坏的“宝物”:此棺木名叫“阴痧”,为上好楠木被千年水浸泡而成……(责编 朱 飞)

发表于四川《龙门阵》杂志2007年第3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7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