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杀 狗  

2009-11-05 10:53:52|  分类: 自然与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吴成铭

我的故乡在川东山区的李家坪。在那里,家家户户都爱养狗,少则一只,多则两三只。狗多,寂寥的山村就显得喧闹。三五成群的狗常聚集在田间、地头和山间小道上厮打、追逐,胆子大的还相互串门,甚至跑到别人家去偷食或干些别的坏事。所以,悄悄猎杀擅入自己家里的“野狗”一饱口福,就成为当地住户常有的事。

我的父亲就曾一度以杀“野狗”为乐。

那年,家里喂了一条雌性狗,唤曰“白儿”。白儿浑身雪白无一根杂毛,毛皮光滑如锦,身子滚圆肥实,两只黑黑的眼珠像人眼一样仿佛会说话。见了熟人和熟狗,白儿总是风情万种地挤眉弄眼、摇头摆尾。白儿成年后,许多雄狗都争先恐后地往我家跑。起初,父亲并不在意。直到有一天,当父亲看见一只土头土脑的雄狗在屋檐下和白儿亲昵时,他生气了,骂道:“敢到咱家门口撒野,让孩子们看见了如何了得!”说罢,顺手操起一根扁担砍去。那雄狗正在兴头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一命呜呼了。随后,父亲干脆把狗剖了,吩咐母亲用文火清炖。晚上,当全家人吃着鲜美香嫩的狗肉时,父亲猛然灵感大发,指着体弱多病、瘦骨嶙峋的弟弟说:“如果以白儿为饵,以后还能少了狗肉吃么?还愁你小子长不胖么?”

此后,父亲就把白儿放到屋侧的土坝上,并将套在白儿颈上的绳子弄得长长的,绳的另一头拴在敞开大门的狗屋内。

秋天的午后,不安分的雄狗们,循着空气中白儿飘散着的气息,纷纷朝我家跑来。通常,这些狗会在离白儿十来米的地方汪汪汪地叫上一阵,一来向白儿打招呼,二来试探房子里是否有人。在确认白儿对它并无敌意和有安全感后,这些狗就大胆地向白儿靠近。而躲在屋内门后放哨的我和弟弟,透过墙壁缝隙早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待那野狗快接近白儿时,我们就去给父亲报信。父亲过来慢慢收拢绳索,白儿在绳子的牵引下缓步回到屋内。那些沉浸在爱情幻想中的狗哪里知道有险情,一路兴奋地呜呜叫着随白儿跳进屋。眨眼间,那些可怜的狗就丧命于父亲的扁担之下。

每次父亲杀狗时,白儿总是趴在屋角,嘴里呜呜叫着,眼里充满无奈和悲哀。有了这层原因,白儿更是深得我们一家喜爱。吃狗肉时,我们少不了要给白儿一些骨肉和鲜汤。在同胞油水的滋润下,白儿长得愈发肥实可爱了。同时,有了狗肉的滋补,弟弟也一天天壮实起来。

那时,乡村的狗实在太多,人们对丢失一只狗并不怎么在意。在连续杀了三只狗仍然相安无事后,父亲的手就收不住了。那个冬天,他又如法炮制杀了两只狗。而那些傻乎乎的狗们和人类一样,为了爱情总是敢于冒险,仍络绎不绝前仆后继地往我家赶。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很快发生了。

一天午后,我和弟弟刚把白儿放出去,就听见一阵狗叫声。往外望去,只见一条壮硕如牛、浑身黑白相间的花斑狗,正在与白儿耳鬓摩挲着。白儿也表现出从未有过的亲热,用舌头轻轻地舔着花斑狗,嘴里还发出异常兴奋的呜呜声。看到又有狗来了,我们赶紧去告诉父亲。父亲见状,忍不住惊呼起来:“我可从没见过这么壮实俊美的狗啊!”说着,他赶紧收绳。但奇怪的是,白儿却四脚蹬地朝花斑狗狂叫起来,似乎在向花斑狗传达有危险的信息。可是,钟情的花斑狗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这边父亲已开始用力,白儿一路尖叫着、迫不得已地往屋内挪,花斑狗亦步亦趋地随白儿进了屋。花斑狗后腿刚跳进门槛,躲在门后的父亲和母亲就哐当一声关上门,高喊一声“打”,扬起扁担就朝那花斑狗砍去。只见白儿一声尖叫,纵身护住了花斑狗。父亲见状,赶紧收力,但已经来不及,扁担还是落在了白儿身上。白儿负了伤,浑身战抖着趴下了前腿,但它仍奋力用身子护住花斑狗。父亲吼道:“白儿,你搞啥?闪开。”白儿纹丝不动,死死护住那龇牙咧嘴准备反抗的花斑狗。父亲骂道:“好你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快闪开!”说罢又扬了扬手中的扁担。白儿竟双膝一跪,头趴在了地上,嘴里发出骇人的吠叫,眼里流出了晶莹的泪水。父亲、母亲以及躲在隔壁屋内的我和弟弟都被这情景惊呆了——以前白儿可从没有过这种表现呀!这是怎么了?父亲和母亲相视良久,母亲放下扁担,准备去开门。可是就在这瞬间,花斑狗主动出击了,它一声长啸,直朝母亲飞扑过去,我和弟弟都惊叫起来;好在父亲反应快,就在花斑狗快要咬到母亲肩膀时,父亲的扁担重重地落在了花斑狗的头上,一声闷响后,花斑狗倒下了。白儿一声长鸣,挪动伤腿扑在花斑狗身上,呜呜地吠叫起来,声音极其凄惨。父亲叹息一声,抓住绳子用力牵开白儿,把花斑狗拖了出去。唯一得到白儿护卫的花斑狗,终未逃脱为爱情而付出沉重代价的命运。

夜里,吃狗肉时,父亲吩咐母亲给白儿撕一大块狗腿肉送去,以示安慰。当母亲走进狗屋时,却发现白儿已经断气了。它嘴里流出的血开始凝固,眼角也分明有泪湿的痕迹。母亲一声长叹,瘫坐在地上。

我们听到母亲的叫声后,赶紧跑过去。父亲撬开白儿的嘴,只见白儿的嘴里一片血肉模糊。父亲说:“日怪(方言:奇怪。一般含有责骂之意)!这狗怎么也懂得咬舌而死呢?它怎么会这样呢?”

母亲说:“就你不懂,以后你再敢杀狗,我就跟你没完。”说着,母亲伸手合上了白儿圆睁的双眼。我分明看到,母亲的眼角也潮湿了一片。

那天晚上,望着一桌鲜香的狗肉,一家人怎么也吃不下去了。第二天,父亲在屋后竹林里挖了个深坑,把白儿埋了。

从那以后,父亲再没有猎杀过狗。

事隔多年,当我知道爱情两个字的时候,我经常想起白儿,想起那只可怜的花斑狗。我越发相信,狗与人,在很多方面是相似的,甚至超过了人类。(组稿、责编 江 风) 

陈圆圆:花落峨眉山

镜里圆圆有化身,下山三日雨留人。

夜堂遗睡余无法,秋色禅天读密辛。

这是清末国学大师赵熙先生游峨眉山时,听了寺僧介绍明末一代名妓陈圆圆出家峨眉山之事后,大为感叹,题写的一首《洗象池陈圆圆奇闻也》的诗。

陈圆圆,本名陈沅,字畹芬,明朝人,原籍常州奔牛镇。父姓邢,母陈氏,幼从母姓。她父亲薄有家产,雅好戏曲,常常倾赀招集善歌者住在家中,日夜讴歌不辍,从此家道败落,歌者星散。其父无聊,看到爱女陈圆圆漂亮聪慧,便把生平所得尽相传授。陈圆圆悟性极高,加之早已耳濡目染,不久即有出蓝之誉。惜乎为时不久,父死母亡,陈圆圆顿失怙恃,寄养到舅父家,后被族人卖到苏州,失身为妓,挂牌名曰“玉峰女优陈圆圆”。由于色美艺绝,名倾吴下。

崇祯十四年(1641年)早春,江南名士冒辟疆经友人介绍,在苏州见到了色艺冠群花的陈圆圆,顿然心生爱意。不久,冒辟疆奉母至西湖,再次抽身到苏州,又一次见到了朝思暮想的陈圆圆,心里赞叹道:“芳兰之在幽谷也。”此次相会,花前月下,目成心许,陈圆圆向冒辟疆托付终身,可冒辟疆顾虑重重,犹豫不决。

崇祯末年,遍地狼烟。李自成、张献忠攻于内,努尔哈赤的子孙窥于外,崇祯帝难免忧心忡忡。宠妃田贵妃的父亲田畹,就到苏州来选美,想找些美人儿来陪皇帝解闷。陈圆圆在圈定之列。这位在江南水乡成长的女孩,幽艳绝古。去京路上,她填了一首《转运曲》云:“堤柳堤柳,不系东行马首,空余千缕秋霜,凝泪思君断肠,肠断肠断,又听催归声唤。”凄清委婉,别梦依依,无奈地与她心爱的冒辟疆劳燕分飞,泪涟涟地走进了历史。

到了第二年仲春,冒辟疆才下决心迎娶陈圆圆。再赴吴门时,不料早在十天前,陈圆圆已被逼北上去京了。冒辟疆怅惘无极,痛悔不已。

崇祯皇帝时值内外交困,无心贪恋女色。当陈圆圆婀婀娜娜、光彩照人地出现在崇祯面前时,正被李自成搞得焦头烂额的崇祯连看一眼的心思也没有。田畹献媚的目的没有达到,便老实不客气地将圆圆带回府中,“今宵扶入罗帏帐,一树梨花压海棠”。

时值吴三桂奉命出征山海关,周奎设宴为吴三桂送行,叫了陈圆圆前来歌舞助兴。席间吴三桂为陈圆圆美色所倾倒,陈圆圆也为吴三桂英名而心动,目光相遇,电光火石,也是前世的孽缘。田畹见如此光景,迫于吴三桂的势力,不得不忍痛割爱,两人遂成姻缘。鸳梦正暖,爱河正畅,怎奈山海关频频告急,崇祯帝谕旨饬吴三桂回关驻守。军中不便随带姬妾,新婚就要远别,吴三桂无奈地将圆圆留在了父亲吴襄的府中。不多久,李自成兵破北京城,崇祯皇帝在煤山自缢,明朝覆亡。

李自成打下了紫禁城,他刚建立的“大顺”政权也很快腐化了。上上下下都在忙着追赃索饷,搜罗女人。悍将刘宗敏干脆把陈圆圆从吴襄府里抢了去。他们这时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山海关的重要性,对那位镇守此关的总兵吴三桂更缺乏了解,除了让吴襄修书劝降外别无举动。

“冲冠一怒为红颜”,吴三桂听说陈圆圆被掠,勃然色变了。天平终于可怕地倾斜,吴三桂打开了山海关大门。于是,清兵入关,定都北京。吴三桂借着八旗兵的威风重新拥有了陈圆圆。

顺治帝封吴三桂为平西王,经略川黔滇三省。是时,投了新主子的吴三桂,像一只凶猛而驯养有素的鹰犬,猛咬昔日的同侪故旧,甚至追杀到缅甸,抓来了南明永历帝,并在昆明北门外商山山麓将其绞杀,葬于商山山麓的莲花池畔。这一切,陈圆圆都屡有劝阻,但吴三桂哪里肯听。

眼见身畔呼呼作响的政治风云卷来卷去,此时已三十五六岁的陈圆圆正疲倦地坐在安阜园中,身边已了无杀伐之声,只有一股无言的凄楚入骨。20多年的风云剑戟,渔阳硝烟鼙鼓,杀不尽的人,流不完的血。此时此际的一切已使陈圆圆厌倦。佛家的机锋,在她枯萎的心田里潜滋暗长。终于,她进入了一个宗教的世界,住进了昆明西门外瓦仓庄三圣庵,剃发为尼,法名寂静,号玉庵。

康熙十二年(1673年),吴三桂认为自己羽翼已丰,起了另立国号当皇帝之心,特地把已出家的陈圆圆请进府打招呼。

陈圆圆已有时日没有进宫了,她知道吴三桂已有了新欢,且清朝也安插了满族妃子在他身边。她以为此时吴三桂招自己进宫是旧情难忘,非常感动。可吴见面后却告诉她:“爱妃啊,我已经过够了这种借人篱下、做人走狗的日子,决心抗清立国,扬我大汉民族的志气,扬我吴三桂七尺男儿的志气。我要让那些唾骂我耻笑我的人看看,我吴三桂绝不是孬种汉奸!”

陈圆圆听此一说,立时脸色煞白,忙规劝他不要感情用事,要冷静分析形势,识时务方为俊杰,要学会韬光养晦,忍辱负重……

此时已热血沸腾、被帝王梦冲昏头脑的吴三桂哪里肯听:“你莫打击我的志气,我决心已定。”

陈圆圆只得长叹一声,悄然退去。

陈圆圆对吴三桂的轻举妄动很不赞成,联想到一旦事情失败,自己的命运又将经历重大转折,她万念俱灰,不忍心看到那预想中的结果,便一跃投身安阜园外的莲花池中,正赶往龙宫的途中,又被侍女救起。她无神的双眼仰望着苍天,茫然不知所归。这时,知她心思的侍女娥眉提议道:“主子,我们不如到峨眉山去,想当年杨贵妃可以在峨眉修行以度终身,我们也可以在峨眉山修行,清静度日。”陈圆圆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吴三桂的反清计划早被安插在他身边的满族王妃得知,派人密奏北京。清廷立即下撤藩之旨,召吴入京。吴三桂知事已泄露,遂自己称帝,挺进湖南,在衡阳建帝都,立国号为周。

陈圆圆和侍女娥眉来到峨眉山后,立即爱上了这座仙山。她在山中樵夫的指引下,寻寻觅觅,最后在今洗象池寺后避风的山林中,以原木为墙,以野草作顶,建起了能避风挡雨的茅庵,开始了带发修行的生涯。在峨眉山的花开花落、云起云飞中,和侍女娥眉相依为命,青灯黄卷,清静度日。

当吴三桂兵败被清朝处以极刑的消息传来峨眉山,陈圆圆十分悲痛,在茅庵内焚香祷告了一夜。在洗象池外凄厉悲凉的猿啼声中,在眼前袅袅盘绕的青烟中,她想起了过去吴三桂对自己的恩爱,以及为了她做出的种种不义之举,不觉黯然神伤,也深感罪孽深重。其实,如果当初吴三桂听自己的劝说,和南明王朝联合反清,做出让天下人称颂的大义之举,以洗雪引清入关的耻辱;到了云南后不要急于向清廷邀功,去缅甸捉回永历皇帝斩而杀之,也不至于越陷越深。自己这生有太多的“如果”,但每个“如果”后面的结果都是不确定的。她知道这都是命,是无法用正常的逻辑或道理来推断和解释的。

看茅庵前花开花残,任山谷中云卷云飞,又是若干年过去了,寂静法师陈圆圆终于平静地走完了自己是是非非的人生历程。

侍女娥眉对她感情深厚,主子的离去,她悲痛万分。待心情平息下来后,娥眉在茅庵中,特地为陈圆圆画了一幅画,画中的陈圆圆,凤冠霞帔,闭月羞花,娉娉婷婷,丰韵无限。娥眉将这幅遗像悬挂在庵里的厢房内,以寄托怀念之思。洗象池寺庙修起以后,僧人见陈圆圆的茅庵已经颓败,便把陈圆圆的遗像取过来珍藏在寺院里,并敬以香火。

在民国初年,陈圆圆的像还放在洗象池静室里,当时的寺僧惟玉法师还见过。再后来,陈圆圆出家峨眉山的故事在社会上流传开来,那幅“陈圆圆画像”人们都想一睹为快。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普通百姓,都纷纷来到洗象池,寻找陈圆圆的茅庵,也希望能见到那幅画像。300年过去了,茅庵自然不见了痕迹,但画像还有不少人见过。可随后不久,陈圆圆画像不知何故失落了。从此,陈圆圆出家峨眉山的秘史,也随风消失得无人知晓。

清末赵熙先生来到峨眉山,听说了陈圆圆出家峨眉山的故事后,联想到一代名妓陈圆圆传奇的一生,不禁喟然长叹,感慨不已,遂吟诗以记。(组稿、责编 朱 飞) 

发表于四川《龙门阵》杂志2006年第4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8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