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看走眼的明式黄花梨官帽椅  

2009-11-05 11:00:43|  分类: 收藏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浙江·木 子 

浙北的南浔是江南古镇,物华宝天,人杰地灵,中国近代史上许多名人都出生在此地,如国民党元老张静江、加业堂藏书楼主人刘承干、著名收藏家庞莱臣、周庆云等。古镇的文化积淀深厚,散落在民间的宝物不少,从普通农家发现几方吴昌硕的印章,在收购来的旧报刊中找到祝枝山的真迹,都是在这里发生过的真实事情。

20世纪末,我下派到南浔。逢单位里装修,阿三跟随师傅来做木工活,由此相识。90年代中期,古董旧家具生意兴隆,一些专修古典硬木家具的小作坊应运而生。阿三的师傅年轻时学过修理硬木家具,会雕龙刻凤,手艺精湛,他的作坊生意比别人红火。阿三跟着师傅天天围着明式黄花梨圈椅、清红木平头案、民国楠木八仙桌打转,日子一长,基本摸清了古玩商赚钱的门槛,遂产生转行的念头。和师傅商量后,他就在刚开辟的商业街上租了个店面,开起古旧家具店,收购兼维修。开张那天,我还送去一幅字画表示祝贺。

阿三曾跟随师傅辗转双林、长超一带打家具,路径通人头熟,开业之初就经常结伴到那边乡下“刮地皮”。一日,在双林莫蓉一农家讨茶吃时,眼尖的阿三发现阴暗的堂屋角落里有一只长不长、方不方的床榻,两头和背面还有一块隔板,拆散扔在一旁,不由眼睛一亮,上前仔细察看。

“这是啥东西?横档太长,竖档太短。”阿三嘴里自言自语,动手挪动堆放在上面的旧衣棉絮,看清了没有破损硬伤,用手一抬,很沉,便问道:“这东西啥地方来的,卖吗?”

“卖!这东西是当年土改从大地主莫家搬来的,不当床不当凳,净占地方。”主人答道。

“300元,我收去了。”阿三那时刚出道,看见好东西一激动,忘记了师傅传授的“刮地皮”讨价还价要欲擒故纵的诀窍,开价太爽快了,引起了主人的警觉。主人猜想这东西可能真的值钱,马上抬价到1000元,而且不肯松口。好说歹说,最后以800元成交。拉回店铺擦洗修补,烫蜡抛光,这只当年大户人家抽大烟用的鸡翅木烟榻(俗称罗汉床)旧貌换新颜,线条流畅,比例工整,雍容华贵,人见人爱。烟榻很快被苏州客人以1.5万元买走。真乃横财从天降。

头炮打响,开门大吉。阿三又接二连三做了几单大生意,于是见识大增,眼力老到。凡人家吃不准的硬木老家具,都会请他出山,瞄一眼摸几下,就知道是花梨还是鸡翅木抑或紫檀,讲得出此物是出自大明苏州作坊,还是清朝广东巧匠,或民国仿古款式。加上他讲信誉,开价公道,做事爽快,很快成了这条街上的古旧家具经营大户,生意也比左邻右舍的同行好许多。

古玩行有约定俗成的行规,在此行买东西全凭眼力,一旦买了假货赝品就等于交学费买教训,很少能把钱退回来的。近两年收藏市场火暴,见财眼开、仿造做假的比比皆是,且手段愈来愈高明娴熟,连阿三这样的老江湖也有走眼上当的经历。

那天和几个朋友在茶室喝茶,阿三内急上“一号”,蹲在半封闭的“包厢”里正用力,忽闻外面小便池有两人在说话。一人说:“近来生意难做,不如改行收旧家具得了。”

另一位大概有几分醉意,口齿含糊不清地接腔道:“这有啥难,兄弟我马上给你指条财路。我们村里有户人家造房子急等用钱,想将祖上传下的红木家具卖掉。乡下人不识货,随便给几个钱就能买下,到时赚了别忘请兄弟吃杯老酒就行了。”

“你轻点声,别让人家听见了。那户人家住在什么地方,姓啥?”

“怕啥,这儿连鬼都没有一个!那家姓边,就住在长超小学后面,好寻得很。明朝你一早就……”

这可是冷灶头里爆出颗热栗子,蹲坑还蹲出一笔意外之财!为抢在别人之前将东西搞到手,阿三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开着铃木工具车直奔长超。很快找到姓边的人家,三言两语就将当家的老太婆搞定,从杂七杂八的棉絮下翻腾出一对明式四出头官帽椅。品相完整,包浆明显,用水擦拭即见黄花梨特有圆晕如钱的红黄色,摸上去不像其他红木那样冰凉梆硬,而是有种温润细腻的手感。阿三心中窃喜,讨价还价,终以8000元买进。

东西稍加整理,即被一广东同行相中,2?郾8万元成交。那人要阿三帮助将四出头官帽椅背拆下来,以便装箱运回南方。伙计刚将椅子最上面的横档拆开,阿三就大惊失色,没想到榫头竟然是新茬,而且是用现在的白胶粘合的,做梦也想不到这么一对从表面的包浆、做工、来路都无懈可击的黄花梨官帽椅竟是做旧的新货。没辙,阿三只好老老实实将钱退还,又请广东客户吃饭,低三下四赔礼道歉,还倒贴一条“软壳中华”以封住他的口。万一传出去自己的面子丢了不说,今后还想不想在这一行里混?

几个月后,一个偶然的机会,阿三知晓了事情的真相。原来是同一条街做旧家具生意的几个同行见阿三兴旺发达,心生妒意,合伙设了个圈套让他钻。那对明式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是南方新仿的,先放于露天风吹日晒,并不断往上面泼脏水,反复无数次后,这椅子可谓经风雨见世面,表皮便渐渐变浅,有的地方甚至还发白。然后再打蜡擦拭出包浆,东西事先拉到长超乡下,雇托儿设局把阿三引到陷阱里。本来,凭阿三多年积累的经验,认真地察言观色,还是能发现破绽漏洞的。但这位老兄当时发财心切,加上是“抄后路”抢别人生意,心中有鬼,心浮气躁,急于求成,根本静不下心来全神贯注地察看和分析,以至马失前蹄被人忽悠了,吃亏破财,也不敢公开找对手算账,只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那真叫一个窝囊!(责编 何 毅)

发表于四川《龙门阵》杂志2008年第7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9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