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三八线”上的浴血除夕  

2009-12-30 16:30:09|  分类: 阅世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南·吴善良

195012月下旬,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遭到我志愿军第二次战役沉重打击后,被迫退到“三八线”以南。这时,敌人一面在“三八线”设阵地组织防御,一面抛出“停火建议”,妄图争取喘息时间,准备再行北犯。为粉碎敌人这一阴谋,我军准备在朝鲜东西海岸间沿“三八线”400余里宽的地面上,同时向敌人发起总攻,时间选定在1231黄昏。因为志愿军没有制空权,黄昏发起进攻,便于发挥志愿军善于夜战的优势。选择1950年除夕之夜,更能出敌不意,保证进攻的突然性。

就在这个时候,朝鲜半岛遭遇了一场严寒袭击,气温骤降至-30。除夕这天,从零点起,志愿军官兵就冒着大风雪向前线集结。当我所在的部队于凌晨4时前到达战役发起地时,鹅毛大雪已将整个世界变成混沌的一片,整个山野仿佛掉进了无边的雪海之中。朔风怒号,冷风裹着钢刀似的雪片迎面扑打着战士们,呛得大家喘不过气来。据朝鲜老百姓反映,这是当地50年不遇的严冬。

当时我在志愿军某团一连任文化教员,我和文书赵华、通讯员小李都是南方人,初到北方就遇到这样恶劣的气候,两手冻得像冰棍似的,浑身直打哆嗦。为了防止冻坏身体,我们一会儿背靠背依偎在一起,一会儿又互相搂抱在一起取暖。

下午4时,从战壕的东边传来了口令:“现在吃饭,饭后做好战斗准备。”此时如果是在祖国,全家人一定是坐在暖和的屋里,享受着和平的节日。可是在这儿,大地风雪弥漫,冻得大家浑身直打哆嗦。唯一的食品,依然是一把炒面一把雪,吃得里外透心凉。但是,没有一个人叫苦,因为在战前人人都表了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决心用胜利同祖国人民共迎1951年元旦,向祖国人民祝福。

123117时,总攻时间到了。一串串红色信号弹拖着长长的尾翼划过除夕的夜空,大炮怒吼了,一道道火光烧红了夜空,成千上万发炮弹带着尖厉的呼啸从我们的头顶上飞过,临津江南岸敌人的阵地上,顿时成了一片火海。炮弹爆炸的声浪呼隆隆地滚动着,震耳欲聋。整整20分钟的炮火准备,席卷了江南岸敌人的工事、据点。在我军炮火的掩护下,战士们冒着枪林弹雨,突破临津江天险。

冬日的临津江寒风凛冽,滴水成冰。一连是全团的突击连,其突破口在临津江的一个急转弯处。由于水流湍急,江面没有封冻,所以指战员们必须忍受严寒,蹚过宽达200的冰河。据朝鲜向导说,他在江边生活了40年,还没听说过有人敢在这样的气候下蹚水过江。然而志愿军官兵却不信这个邪,当冲锋号响彻云霄时,大家把枪顶在头顶便朝大冰河冲去。

跳进冰冷的江面,我的双脚仿佛扎满了钢钉一般钻心的痛!半个身子浸在冰水里,使人感到浑身发麻,骨髓凉透!就在这时,几架敌机飞临上空,扔下成串的照明弹,把江面照得如同白昼。照明弹下十多架敌机对江面猛烈轰炸、扫射,江面上掀起了一个个几丈高的水柱,江水波浪起伏,像开了锅一样。溅起的水浪和沙石,像瀑布般劈头盖脸泼下来,所有人的衣服全湿透了,溅到头上的水也立即凝成冰珠,然而大家全然不顾勇往直前。突然,一颗炸弹在我的身后爆炸,我被掀起的水浪推倒,沉入冰冷的水中,全身立即像被针刺一样,疼痛无比。我急忙挣扎着爬起,继续往前冲。冲到江心时,对岸敌人的机枪开始向江面猛烈扫射。战士们的身影在水面上时隐时现,有的被冰块撞倒沉入水中又钻出水面,有的被子弹击中倒下后被急流冲走。情况十分危急,指导员刘斌左手从冰水下拉起一名受伤的战士,右手挥舞着手枪大声喊:“同志们!立功的机会到了,英雄好汉冲啊!冲过江就是胜利!”连长王振海不顾两条肿胀的老寒腿,多次跌倒又多次爬起来,始终冲杀在最前头;战士张文华被大块浮冰撞倒,轻机枪掉进水里,他连续三次潜入冰水中将机枪捞起;抬着一挺重机枪的三名战士不幸被对岸射来的子弹击倒,整个身体沉入水中,但他们仍将重机枪举出水面,后面冲上来的战士又把重机枪托起。这时我看见机枪班战士郑勇被卡在两块大冰块中间,便急忙扑过去替他把冰块推开。他脱身后,立即爬上身边的一块大冰块,架起机枪,趴在冰块上朝敌人的火力点射击。“郑勇!下来,赶快下来!你会被水冲走的!”郑勇的班长刘福海在喊,齐胸的冰水令他的声音尖厉而颤抖。但是,郑勇下不来了——被冰水浸透的身体连同衣服已经与冰块冻在了一起……

临津江上空回荡着战士们朴实而感人的口号声:“冲过江就是胜利!”“为祖国争光!”“冲啊!”勇士们在一片呐喊声中,互相拉扯着,推拥着,向对岸冲去。

冲上岸后,许多人身上穿的棉衣棉裤都成了沉重的冰袋,坠得迈不动腿。这时,敌人的一个暗堡射出密集的子弹,压得部队趴在地上抬不起头。连长着急地喊:“机枪,机枪!把敌人的火力压下去!”可是机枪被灌进的江水冻成了冰,一时无法射击。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尿!往机枪上尿尿!”这一招过去曾用过。然而,当时冻得脸色发紫、周身麻木、浑身发抖的战士们,没有一个人能尿得出来!急得连长直跺脚。

庆幸的是刚才用生命保住的那挺机枪怒吼了,枪口猛烈地喷出火舌,把敌人的机枪打哑了。连长大喊一声:“同志们,冲啊!”但是战士们水淋淋的棉衣经寒风一吹,衣服结成了一层冰壳,有如身穿冰雪的铠甲,棉裤冻成了“冰棒”,两脚不能弯曲。战士们有的用枪托去砸,有的用拳头去捶,有的猛往下蹲。只听见“咔嚓、咔嚓”的声响,棉裤断成两截。于是,战士们有的丢掉棉裤下截,有的干脆脱掉棉裤,奋不顾身地往前冲……

勇士们冲过开阔地后,又被敌人阵地前面的三道屋顶形铁丝网挡住了去路。爆破组在连续炸开两道铁丝网后,炸药用光了,三名战士全部牺牲,组长周振雄也身负重伤。为了不耽误战机,迅速给部队打开通道,减少部队伤亡,歼灭敌人,周振雄拖着被打断的左腿,挣扎着爬在带刺的铁丝网上。铁丝网刺破了他的掌心,鲜血顺着铁丝网往下滴,他忍着剧痛将自己的身体压在铁丝网上,铁丝网出现凹形缺口,他高声喊道:“同志们,从我身上冲过去!”他的英雄举动,鼓舞了部队,战士们一个接一个踩着他的身体直扑敌阵,向敌人投弹、射击……

激烈的厮杀,热血与热汗把勇士们身上冻结的“冰甲”融化了。

“突——突——突!”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报告一连占领了敌人的滩头阵地。旋即后续部队从一连撕开的突破口像潮水般地向江南推进。

这是世界战争史上罕见的战斗!

这次战役,我军经过七昼夜的连续进攻,突破了敌人在“三八线”的防御,向前推进了80公里110公里,歼敌1?9万余人,解放了汉城,将敌驱逐至北纬37°线南北地区,粉碎了敌人妄图据守“三八线”既设阵地,整顿败局,准备再犯的企图。据军事专家称:“这场徒涉冰河、风雪大进军的艰苦程度,不亚于世界军事史上任何一次艰苦战役。”这是值得后人永远记住的除夕之夜!

半个多世纪以来,每每想起1950年除夕之夜,我都会彻夜难眠。今天的和平与幸福的生活来之不易,我会永远记住这场战争,永远缅怀那些用鲜血和生命反抗侵略者的英烈们!(组稿、责编 江 风) 

 

发表于四川《龙门阵》杂志2006年第2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4433)|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