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一双绣花鞋》出版前的风波  

2009-10-21 09:38:47|  分类: 稗官野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甘 犁

“文化大革命”初期,重庆市委工作组进驻重庆市文联不久,有一张来自重庆市化工局的大字报,署名“革命群众”,也贴进了文联。内容是批判该局业余作者况浩文创作但尚未发表的惊险小说《在茫茫的夜色后面》(后来出版时改名《一双绣花鞋》),说它是“大毒草”,要求追查该毒草与文艺界黑帮黑线特别是沙汀的关系,追查毒草是如何出笼并传播、流毒于全市的。

况浩文解放初期在重庆市公安局工作,后调重庆化工局任秘书科长。工作之余,写了这部小说,于20世纪60年代初完稿。当时重庆市文联连个正式刊物都办不起,他把稿子投到了《成都晚报》。《成都晚报》主编陈柏林、副刊组长林开甲,原来都在重庆工作过,一致认为该作品故事生动,文笔不错,如果连载,一定能吸引住读者。为郑重起见,特请沙汀一读。沙汀读后也很感兴趣,认为作者有生活底蕴,作品基础不错,如果打磨得好,可成大器。于是又转告重庆市文联秘书长王觉。就这样,小说稿转了一圈又回到重庆。

重庆文联立即将此稿列入业务组“繁荣创作”的计划之中。一次,沙汀路过重庆时,还找作者谈过对稿子的修改意见。我这个重庆市文联业务组长当时正在乡下参加“四清”,不在场。但作者要求派一资深编辑或作家帮他改稿,我作为业务组长也参与了。

王觉曾把稿子拿给《红岩》的作者之一罗广斌看,征求意见。况浩文稿子中的主角,是一位远征军复员军人,抗战胜利后到重庆复读时,受进步同学影响加入了共产党。他在嘉陵江中救起一位落水女生,是国民党要员林南轩的爱女,因此受到林的青睐,大有招为东床之意。林府中又有一个丫环,是地下党派去的卧底,于是这位白马王子在林府中,既有“千金”的爱恋,又因“战友”关系与使女有了感情……那时正是批判“修正主义文艺思潮”的时期,苏联电影《第四十一》被当作毒草大批特批。因此,无论沙汀还是王觉,都对况浩文稿子中的三角关系有些担心。觉得有点拿不准。全部删除吧,又成了炒菜无盐;保留着吧,又怕分寸把握不好。

罗广斌看了稿子后,也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他认为,要改也不难,关键是塑造好一号人物。他特别介绍了一番当年的远征军。抗战时期他在昆明读书,通过马识途结识了一些西南联大学生,滇缅战起,国民党政府要组建远征军,就有不少联大学生参军。他们或当参谋,或做美军翻译。战后,蒋经国对他们刻意收揽,想培育成一支可与黄埔系抗衡的太子系。但由于西南联大的民主传统,特别是“一二·一”运动和“李、闻惨案”的血的教训,这批抗战中的热血男儿不少站到了共产党方面,积极投入反蒋斗争……罗广斌当时讲了好几个例子,都很生动。王觉听了很是赞赏,认为应按这个方向去修改,帮助作者把主要人物塑造好,写成一个从爱国主义思想转向共产主义思想并在特殊战线上立功的典型人物。

不幸的是,“文革”来得太快而且太陡。稿子还没有来得及修改就横遭批判。此时,王觉只有挨批的份,根本不能辩解。顺应形势,罗广斌这时也变了调,说他当时看了原稿,就发现作者写了敌我不分的三角关系,而且宣扬了反动的尼采思想,而尼采思想是法西斯主义的哲学来源。他还认为,文联的组织路线大成问题,通过沙汀、王觉对况浩文及其作品的重视,可以看出文艺界领导人不突出政治的问题。

对小说的批判,矛头主要指向沙汀和王觉。而对“毒草”如何流布于社会,就追到我头上了。因为小说原稿留在文联的只有一份,就存在业务组。

1964年,王觉率文化工作队去大巴山林场慰问重庆知识青年,在川陕边境的一个林场里,他一时兴起,谈到了况浩文的这部小说。同行的队委们想知道究竟,王觉就叫我把故事内容讲一下,他作补充,大家听得兴味盎然,都说像看了场电影一样过瘾。文化工作队主要由市歌舞团组成,小青年们听说后,就纷纷来找我,要听《一双绣花鞋》的故事情节。这时我才得知这个故事已在社会上流传,并且取了这么个怪诞的名字。

回重庆后,小说已经改成电影剧本,文联为此组织过讨论,发言者多讲好话,但私下却认为没有改好。王觉有次还对我发牢骚,认为作者受了世俗影响,将作品“绣花鞋”化了。

恰在这时,市中区文化馆牟馆长来到文联,说他们办了个工人故事员培训班,想借《在茫茫的夜色后面》一阅,或请我去班上讲一讲。回了城可不比在大巴山,那时已经是“文革”前夕,到处风声鹤唳,我当即婉拒了。不想老牟竟带了位故事员闯到我家,说这个故事已在社会上流传,搞不好会越传越怪,既如此,不如给他们的工人故事员讲讲正本是怎么回事,以免谬种流传。我想也是,就根据小说稿讲了一次,并叮嘱他们千万不可乱作生发……

“文革”开始不久,社会上开始追查《在茫茫的夜色后面》传播之事,有的工人故事员被追慌了,就交代到我的名下。再后来,竟有公安局的调查人员来到我家。来人表情严肃,先是像问犯人一般要我报姓名、性别、年龄,然后就像撒拦河网一样要我交代某年至某年在何处工作。我明白是查《在茫茫的夜色后面》,可我讲稿子的情况他们又不听,总是弯来弯去地问我在《重庆日报》工作时知不知道哪里有防空洞?有几道门?进去过没有?问得我不禁脊背发凉。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一双绣花鞋》在流传中,越传越神秘,特别是关于蒋介石逃离重庆时制定大破坏计划的那一段,说重庆解放前夕,特务头子毛人凤判断,共产党接管重庆后,首脑机关必住原委员长行辕,即后来的重庆日报社址,便命令特务在那下面的防空洞里埋了大量炸药……我猜想公安局调查人员的意思,好像是小说作者制定了“C3”计划而文联的人知情不报一样。

好在这个“案子”还没有深入查下去,“文革”形势就变了,工作组被撤走并遭到批判,也没有人再追问过我与《重庆日报》下面的防空洞的关系了。

(组稿、责编 郑 红)  

 发表于四川《龙门阵》杂志2006年第1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6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