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宫闱禁地,招男引性  

2009-10-30 12:30:23|  分类: 历史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刘诚龙

水泊梁山,几乎是男人的世界,女性极少,算起来只有3个。有人为扯眼睛,故作惊人之态,把《水浒传》改为《3个女人与105条好汉的故事》。而皇帝的后宫呢,则完全是女儿国了,那里有成千上万的女性,真正的男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帝自己。若按风流笔法,可以写出一部《一个男人与一万零八个美女的故事》。庭院深深深几许,将相侯门深如海,那皇门呢,就更是深如黑洞了。在这重重帷幔的黑屋子里,千千万万青春少女遭到了终生禁闭。虽然她们名义上都有丈夫,但“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白居易曾经专门做诗替她们倾诉:“莺归燕去长悄然,春往秋来不记年。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是的,还有很多恐怕根本就不止36年,从大排场的婚礼开始,到冷清清的葬礼结束,终其一生也许再没有见到过任何男人。

“满墙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人性毕竟是无法禁锢的。皇宫里的风流韵事,一直被史家称为“后宫秽闻”,比如武则天“养汉子”事,再比如山阴公主与她哥哥宋明帝闹男女平等,他哥哥一下就给她分配了36个“面首”。从传统儒家道德看,这类事的确臭不可闻;可从人性角度来看,又有多少可指摘的呢?比起那些男人皇帝来,不要说小巫,恐怕连“巫”都说不上。

西晋武帝后宫所蓄宫女多达两万人。人的一生有多少天?那些天天销金蚀骨的皇帝恐怕难以活过2万天吧?如此众多的宫女被禁锢在皇宫中,真是罪过。晋武帝之后,西晋出了个著名的哈巴皇帝晋惠帝,后宫人数自然也不少,如果让宫女们都“遍承雨露”,这个哈巴皇帝肯定“顾不上来”。其皇后叫贾南风,史家称为“妒女”,据说她相貌特丑,而嫉妒心特强,把晋惠帝管得死死的。但再管得紧,也无法叫他面对满堂美女不心动吧?所以,贾南风自己常常处于“干旱”中。后来,不知是谁给她出了个主意,开了一条“招男引性”的渠道,竟然玩起当今时髦的“一夜情”来。具体来说,就是打发一些人,驾着车子到洛阳城大街小巷到处兜风,碰到单个走路的男子,一把逮住,五花大绑,口里塞了棉花,眼上罩块黑布,车辚辚,马萧萧,直往后宫里赶。到得宫里,洗澡扑香,送入温柔富贵乡,饱享皇家风味,然后杀人灭口,掩埋了事。

据说洛阳城里有个小公务员,大概是个“文秘人员”吧,人长得特帅,特有型,而工资不高。但是,突然之间,他好像是“一夜暴富”了,穿的用的都格外奢华,引起了“纪检监察部门”的注意,以为他非偷即贪,总之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于是抓来审问。这个小秘书就说了他的奇遇:有一天,他在街上走着,碰到一个老太婆,说自己家里有人生病,需要一个少年帮忙避邪,事成之后当有重谢。这个小秘书看老太婆穿戴整齐,像是有钱人家的,觉得这钱赚来容易,就跟着她上了车。车上重重帷幔,捂得严严实实,只知道车往前面开,不知道往何处去。过了很久,终于到了目的地。下车一看,金碧辉煌,灿烂无比,来回穿梭的都是些美女,服侍他洗澡之后,把他送进了鸳鸯被里。一连几天,喝香的,吃辣的,夜夜春宵苦短。大概觉得这个小秘书长得太可爱了吧,不忍杀他,还给了他大量绫罗绸缎,金银细软送回家,所以一下子富贵起来了。参加审判的官员,一听到此,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笑了笑,就将他放了。贾南风“搞一夜情”的事情也就慢慢传开来。

几千年“深宫孽海”,有多少这样的故事呢?恐怕谁也说不清。清朝这类事情就特别多。

清朝宫女一方面与太监搞“对食”,也就是与太监结对成夫妻——太监到底也曾经是男儿身,结为夫妻算是聊胜于无吧;另一方面,宫女又与太监“做生意”,给一笔“中介费”,叫太监们到外边“招个临时丈夫”来。当时京城很多地方常常停有“黑车”。所谓黑车,就是夜行不打灯,里头用非常厚实的布幔遮个不透风,人到里头,两眼一抹黑,只知道车子在街上左拐右拐,不知去哪儿。谁想坐这车子,可以到一些固定的茶馆喝茶。这些茶馆老板与店小二,对那些“有意者”,会教给一些“暗语”,看到太监来,就叫他们与太监接头对暗号上车。然后,进皇宫与那些怨旷已久的宫女一起烈火干柴。《清稗类钞》里就记载了一位医药郎中的“艳遇”。这郎中某夜喝得酩酊大醉,独自在街上走,迎面看到一辆车子过来,晕晕乎乎抬手“打的”。那辆车嘎地停在他面前,一声不响,载着他飞奔而去,待他从云里雾里的酒乡醒来,睁眼一看,又到了另一层“缤纷云雾”之国。只见花团锦簇,富丽堂皇,旁边穿梭的美少女,个个明眸皓齿,妩媚动人。他傻乎乎地问:“这是什么地方啊?”站在一边的奴婢羞答答一笑:“既然是你自己愿意来的,还问什么?”

与这些由宫女出钱买太监当“皮条客”不同,有的太监还得自己花费去“引进男人”,完成皇帝交给的“绿帽子”任务。皇宫中有敬事房太监专管记录皇帝某日“宠幸”了某妃子的事儿。因为皇帝夜夜都召宫女过夜,毕竟牵涉到“生儿育女”的问题,虽然多子多福,但是子女太多,也真麻烦。所以,每个宫女被皇帝召幸,敬事房的太监都要问一声:“留,还是不留?”皇帝回答“不留”,太监们就得用特殊方法给宫女“避孕”;若皇上回答“留”,敬事房太监就得让这妃子10个月后生个龙子凤女。可是,如果皇帝说“留”,到时不见“龙种”,那不是违抗了“圣旨”吗?据说,碰到这种情况,太监就得到外面去找男人,务必使这宫女怀上。宋朝有“狸猫换太子”的传闻,明朝的朱棣,有历史书说他不是朱元璋的血脉,而是蒙古人下的种子,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吧。

有人说,戒备森严的皇宫里不会出现这些“脏唐臭汉”的事情,一者是王法威严,给皇上戴“绿帽子”可不是闹着玩的;二者是皇宫里门多门厚,看那故宫,墙壁如山呢,看守那么严,哪能随便“偷情”?三者这些宫女都是百里挑一选拔来的“良家女子”,不但身材出众,姿态动人,而且“政治合格,作风优良”,怎么会直把皇宫当青楼?其实,人的本性是极富力量的,只要违反了它,法律之墙都关不住,泥土之墙又怎么关得住呢?不是有这样一个故事么,说有个与世隔绝的小伙子,跟着父亲下山,生平第一次见到女人,不知为何物。父亲骗他说,千万别看啊,那是吃人的老虎。上得山来,父亲问:“你最想要什么?”他答道:“我最想要那老虎。”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男性,其实用到女性方面也很合适。江苏有首老民歌是这么唱的:“红娘子,披红纱,哥哥爱我我爱他。爷要打,由他打;娘要骂,由她骂。剁了脚,少穿鞋;砍了头,碗大疤。没头没脑像冬瓜,还要一气滚到哥哥家。”

怎么样?性别性别,原来却是无别的,是禁锢不了的。人性若受了禁锢,男人也好,女人也罢,谁都可能赴汤蹈火,敢于为“情”捐躯,敢于慷慨就“性”。(责编 何 毅)

发表于四川《龙门阵》杂志2008年第3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10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