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蒋介石与母亲  

2010-03-24 11:03:30|  分类: 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家康

蒋母身世

蒋介石之母姓王名采玉,原名彩玉,1864年生,系浙江省嵊县葛竹村人。王氏祖先于明朝洪武年间由奉化连山迁居到葛竹村。王采玉的祖父王毓庆生有三子二女,长子王有则,次子王有模,三子王有金。

王有则,字品斋,1820年生,熟读诗书,精明能干,曾以贩卖土产为业,后来在皖南、浙西招集流亡人口,开垦战乱弃留的荒地致富,晚年回到家乡葛竹村。原配姚氏,生有三子一女。姚氏死后,续娶姚振昌之女,又生一女二子,该女即王采玉。

王有则卒于1882年,其时家道中落,王采玉也才年仅19岁。由于大弟贤巨嗜赌成性,小弟贤裕患有精神病,所以家中生计全凭王采玉缝缝补补赚得的零钱贴补。王采玉原嫁奉化县曹家田的竺某为妻,几年后因竺某病故,于是王采玉又回娘家寡居。

蒋介石的父亲蒋肇聪(字肃庵),承父业经营玉泰盐铺。蒋肇聪原配徐氏,生有一女一子,女名瑞春,子名周康(字介卿,号锡侯)。徐氏病故后,续娶孙氏为继室,但不久亦病故。

王采玉堂兄王贤东,是蒋家玉泰盐铺的老伙计,受蒋肇聪信任,掌管店务兼司账务。王贤东见蒋肇聪自孙氏去世后,总是唉声叹气,郁郁寡欢,就有意为其撮合新人,再结良缘。想到堂妹王采玉一人独撑家门,艰辛凄苦,便前去说合。

1886年,王采玉嫁给蒋肇聪为填房。蒋肇聪长王采玉22岁,老夫少妻,无比恩爱。1887年生长子瑞元(即蒋介石),越三年,生长女瑞莲,又三年,生次女瑞菊(不久夭亡),再三年,生次子瑞青(3岁而亡)。其时,由于王采玉勤俭持家,家境也较宽裕,故还不时资助娘家老母和两个弟弟。

抗战时,重庆曾经发生过河南人郑绍发冒认宗亲的事,此人到处说王采玉为河南人,改嫁奉化,蒋介石是他的同母兄弟。蒋介石是个聪明人,他知道,鉴于自己的特殊身份,此事既不能大肆辟谣,也不能采取断然措施,所以让戴笠将其软禁起来。事情似乎已经平息,然蒋介石却一直不能释怀。抗战胜利后,蒋介石请陈布雷为其在溪口修家谱,并特意嘱咐:“布雷先生,修谱之事就托你了,请多费心。先母身世,望在家谱内着重提及。”

童年顽劣

蒋介石幼时喜好恶作剧。3岁那年,为探喉管有多深,竟往喉管里插进大半根筷子,幸亏母亲发现,急急拔出,才救了一条小命。5岁那年冬天,他看到家里的大水缸里浮着又圆又亮的冰块,就用木凳接脚,探身打捞,不料倾斜失重,栽入缸内。当被路人救出时,又冷又呛的蒋介石已奄奄一息,几乎毙命。8岁时,父亲去世,母亲悲戚,而他依然调皮玩耍,不是舞枪弄棒,就是厮打械斗,每每打得头破血流方肯散场。私塾读书时,自由散漫,不受约束,很少听从教诲,为此没少挨老师戒尺痛打。溪口镇上的人,不论男女老少,都叫他为“瑞元无赖”。

比蒋介石小8岁的弟弟瑞青,与哥哥全然不同。蒋介石是这样描述弟弟的,“其貌之温而丽,与其性之静而澹也”,“潇潇逸逸,举止不苟如成人也”,“妙言巧歌,奇态异状,虽群儿之佼者莫能离,乃兄视之瞠乎后矣”。王氏既为生计所累,又为顽皮的长子所烦扰,得如此娇儿,当然视为掌上明珠。不幸的是,瑞青3岁夭亡,王氏椎心泣血,后竟以成人排场,将其安葬在亡夫墓侧,并为他冥配。蒋介石有经国、纬国二子后,王氏还命其将经国过继给早已死去的瑞青为子。可见王氏对次子的爱之深、思之切了。

蒋介石15岁时,王氏为早续香火,也使贪玩调皮的他有一羁束,央人聘娶岩头村毛鼎和的女儿毛福美为妻。王氏十分喜爱这个儿媳妇,而蒋介石却瞧不顺眼,只是慑于王氏的威严,不敢发作。后来,他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更对毛福美越发看不上眼,遂开始冷落、疏远,直至离弃。

1905年,蒋介石决意去日本学习军事。失去次子的王氏,心情抑郁深重,见唯一的儿子又要去国东渡,自然不舍。可是,孤门独寡的酸涩和苦楚又使她将重振门庭、光宗耀祖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激励着她割舍亲情。于是,她把节衣缩食所攒的全部积蓄拿出来,资助儿子东渡日本。

侍奉母病

蒋介石在日本与同盟会领导人陈其美结为盟兄弟后,经陈其美引荐,受到孙中山的接见,加上张静江、许崇智等人的提携,开始在中国政坛上崭露头角。王采玉十分清楚儿子所处地位的重要,所以很少打搅,偶尔书信一封,也不免勖勉一番,让儿子安心国事,“死生一视尽义,勿以家事为念”。

19193月,蒋介石在上海度假时书函奉化,让积劳成疾的母亲到上海就医。蒋介石见到朝思暮想的母亲面容憔悴,形容枯槁,泪水止不住夺眶而出。但王采玉见站在面前的儿子一身戎装,满面红光,心情格外愉悦。许久凝视,全然忘却旅途辛劳和疾病疼痛。

蒋介石和母亲在上海度过两个星期,除朝夕共话家常,他还设法给母亲逗乐。后因福建军务紧急,才让其母返乡。离别时,王采玉说:“瑞元啊,娘知道孙文器重你。要不然,去年我家修家谱,他怎么还特意给娘送来匾,上面写着……”蒋介石知道老太太记不清楚了,连忙答道:“广慈博物。”老太太接着说:“娘不扯你的后腿,只是娘希望你,在我活着的时候,每年都要回来看我一次。”

母亲回了溪口老家,蒋介石时时惦念母亲病体,经常往返于上海、奉化之间,以至将公务置之不问。次年初,他又将母亲接到上海,延请沪上名医诊治,每天陪伴在病榻之旁,亲侍汤药,嘘寒问暖,乐话家常。老太太十分高兴,当自觉病体好转,又回到溪口老家。

19206月,蒋母病情又见沉重,蒋介石再次将母亲接到上海养治。在上海50多天,老太太身体时好时坏,总是不得康复。蒋介石心中犯惑,便瞒着母亲向医生讨教。医生只得直言相告:令堂为虚劳之症,痊愈好转,确实困难,如油尽灯灭。先生在今年内,一定要多多在意。而此时,孙中山又回到广州,函电交驰,急需他在军事上予以筹划。国民党的一些大员,如邵元冲、胡汉民、廖仲恺等人也频频来电催促。不久,他的盟弟戴季陶衔命前来,要蒋马上到广州,两人为此还大吵一架。无奈之下,蒋介石只好将母亲送回溪口,赶赴广州就任援桂军中路军总指挥。可到了广州,他的心仍在母亲身上,终日忐忑不安,神不守舍。料理完军务急事,他又回到溪口,见母亲病体仍无好转迹象,便带着母亲前往普陀山,陪着老太太求神拜佛,虔诚地祈祝母亲早日康复。然孙中山又频频电催他到广州筹划军事。国民党的一些要员也致电要蒋介石“深念国事党事之艰难,积极负责,束装即来”。他百般无奈,只得急急赶往广州。途中,他下榻旅舍,夜卧床上,梦见北雪茫茫,一望无际;自己独步雪野,寒彻肌骨,冻得连声叫娘。惊醒后,冷汗淋漓。噩梦一场的他坐定后,心烦意乱,默念此必凶兆,于是又匆匆返回溪口。

身后殊荣

蒋介石赶到溪口,母亲已病入膏肓。他日夜不懈,陪侍病榻,然终无回天之术,王采玉于1921614日去世。蒋母去世后,孙中山即为蒋母画像作赞辞:“陟彼四明,名山苍苍,瞻彼南海,大风泱泱;中有贤母,仪式四方,厥生公琰,为国之良。”其时,广州战事依然吃紧,孙中山屡屡来电,望他“墨■从戎”,“速来相助”。蒋介石只得将母柩暂厝于家,火速启程。不料途中大雨滂沱,他又连夕做梦,梦见母柩被洪水浸泡,第二天又赶回溪口,见母柩安然,心中方才踏实。

待军务告一段落,蒋介石又赶回溪口,请来风水先生为亡母寻找风水宝地,最后将墓地选定在白岩山鱼鳞岙中垄凸起处。据风水先生讲,这个穴位正位于弥勒佛肚脐眼上,母茔择此,可得佛门保佑。遂又择定“黄道吉日”为亡母安葬。这天,孙中山特派陈果夫等参加丧礼致奠,孙中山题写的“蒋母之墓”和“壶范足式”,镌刻在墓碑的正面;蒋介石撰写的挽联“祸及贤慈当日顽梗悔已晚;愧为逆子终身沉痛恨靡涯”,由张静江书写,镌刻在墓碑两侧。

蒋母安葬后,蒋介石逐年兴建,在距墓近半华里的半山坡建一蒋母墓庄,由国民党元老谭延闿书写的“慈庵”横匾,悬于进门处。内中树立许多石碑,有谭延闿书《孙大总统祭蒋太夫人文》,于右任书《先妣王太夫人事略》,吴稚晖书《中国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奖慰蒋中正同志文》,蔡元培书《国民会议慰勉国民政府蒋主席词》等碑。王氏生前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身后能享有如此的殊荣。

蒋母在世时,蒋介石几乎每年都要回乡省亲。蒋母去世后,蒋介石也年年回家乡祭扫祖坟。自从母亲去世后,他每逢生日便不进早餐。侍卫人员不解,他便告曰:“儿生日母苦日。为子女者不能只为生日喜悦,更应不忘母亲的痛苦。我不进早餐,就是寄托着对母亲的哀思和追念。”在祖国大陆几十年的政治生涯中,蒋介石曾三次下野,每次下野,都以为母扫墓、恪守孝道为名而退居溪口,遥控当时的政治局面。而国民党党政军要员凡去溪口,必有蒋介石陪同,前往拜谒蒋母墓之后才向蒋介石请示讨教,这已成为定例。

四川《龙门阵》杂志2007年第3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8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