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汪伪第一夫人出巡记  

2011-11-18 15:37:58|  分类: 稗官野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茂清

1943年的阳春三月天,江南无春日。自从日伪清乡以来,狼烟四起,岁无宁日,江浙百姓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大小汉奸更视清乡为生财之道,巧取强夺,中饱私囊。他们私下里自鸣得意:“生意要做五洋(指五种赚钱多的洋货),当官要当清乡。”伪国民政府头目汪精卫、周佛海等,也先后去江南各地视察清乡,一路之上军警护驾,民众“欢迎”,报道连篇累牍,出尽了风头。

向来不甘寂寞的汪伪第一夫人陈璧君看在眼里,痒在心里。

强要出巡

左等右等,汪精卫终于回了家。刚在沙发里落座,陈璧君就挨着他坐了下来,直接提出要求:“汪先生,我早就有打算,就是去浙江视察清乡。眼下春暖花开,气候宜人,适当其时,你给我作个安排。”

汪精卫有点意外,面露难色,搔着头皮说:“你在清乡委员会里没有职务,视察清乡名不正,言不顺,不单会招致舆论非议,更恐还有反对派趁机发难。”

“要名正言顺还不容易?”陈璧君“咯咯”一笑,“在清乡委员会里给我挂个名不就得了?你是一国之主,一句话算数。”

“清乡委员会的成员都是报日本人圈定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汪精卫眉头紧锁。事实也是,奴才难当,汪精卫虽然集伪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政院院长、国民政府主席于一身,却处处受日本顾问的掣肘,形同傀儡。当下喟然长叹:“说句老实话,即使我同意了,日本人不点头,我又能如何?”

“我想去就去,谁也阻止不了!”陈璧君生性傲悍,头一偏,架起二郎腿,“不管怎么说,我是非去不可。我自己去和日本人讲。”

“我说这样行不行?”汪精卫知道妻子脾气倔犟,发起威来谁也不买账,沉吟着说:“下次我出去视察时带你同行。”

陈璧君乜斜了丈夫一眼:“当你的随从?不干。我年轻时就主张男女平等,你忘啦?”

“啊呀,你不要太任性嘛,也得体谅体谅我的难处。”汪精卫一脸愁苦。

“有了,有了!”陈璧君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我是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务委员,就以这个头衔出巡吧。”

“清乡委员会隶属行政院和军事委员会,又不是中常委管的……”

陈璧君打断丈夫的话:“和平政府不是称以党治国,以党治军么?我以党的监察委员会常务委员身份视察清乡,还不在情理之中?”

“……”汪精卫愣住了,一时想不出反驳的理由,不无勉强地点了点头,“照你这样说,似是可以考虑。”

“什么似是可以?是完全可以。”强蛮的陈璧君变得得意起来,“即使日本人也不能说不可以。”

汪精卫终于彻底妥协了,“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

“今天是4月1日,宜早不宜迟,明日去上海,做些准备,后天就走。”陈璧君得寸进尺,再提要求,“今次出去视察,必须有记者随行报道;还得给我配几个随从人员,党政军方面都要有,级别要高,而且是跟我合得来的。”

汪精卫言听计从,当下点了几人,如监察委员曾醒、内政部长陈群、陆军部长叶蓬、航空署长陈昌祖、行政院秘书长陈春圃、外交部处长陈允文、清乡委员会事务局长汪曼云等。

“让小的们也出去轻松轻松,开开眼界。”陈璧君所说的“小的们”,指的是他们的儿子、女儿、女婿。她还要求随从人员中要有女的,随即自己点了林柏生的妻子徐莹、曾仲鸣的遗孀方君璧、褚民谊的妻子陈舜贞等。

这一群随员,都是汪氏的亲信,陈春圃、陈昌祖、陈舜贞更是陈璧君的亲属,加上“小的们”,无异家眷旅游团了。

汪精卫想起了一件事,要陈璧君到杭州后,清明那天带着“小的们”去绍兴祖父坟上祭扫一番。陈璧君满口答应,她另有打算,顺带去绍兴尽兴游览禹陵、沈园、兰亭等名胜古迹。

汪精卫一个电话,唤来了清乡委员会事务局长汪曼云,告诉他陈璧君将去浙江视察清乡,令他安排全程,特别要照料好陈璧君的生活起居。末了,又郑重叮嘱:“必须注意,璧君此行,是以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务委员的身份。”

“一定照办。”汪曼云一下子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他从汪氏夫妻处出来,将陈璧君出巡之事报告给清乡委员会秘书长李士群,转达了汪氏夫妇强调的以中监委常委身份视察的要求。李士群立即电告浙江省省长傅式说,要求做好欢迎准备,场面务必隆重热烈。并令沪杭沿线张贴欢迎标语,标语上一律写成“陈委员”。

风头出足

列车缓缓进入杭州站,欢迎的锣鼓声、军乐声、口号声扑面而来。陈璧君向外一看,顿时眉开眼笑。

站台上,浙江省省长傅式说为首的文武官员正列队恭候,他们的身后左右,熙熙攘攘站满了欢迎人群,高大横幅上“欢迎陈委员莅临指导”几个大字特别引人注目。

“好大的场面!”汪曼君有意让陈璧君高兴,“上次周副院长去苏州视察时,也没有这么热闹。”他指的是行政院副院长周佛海。

陈璧君一步三摇,出现在了车厢门口,立时军乐大作,口号连天响,记者的照相机不约而同举起对准了她。她满面春风,摆好架势让记者拍照。

省长傅式说迎上前去,深深一鞠躬:“浙江省政府及军警工商学各界,热烈欢迎陈委员光临指导。”

“为了我一个陈璧君,竟然惊动了这么多的父老乡亲,太不应该了。”陈璧君故作姿态,矫揉造作。

“这是浙江各界对陈委员的敬仰爱戴。”傅式说再捧一句,“杭城民众听说陈委员光临,无不奔走相告,欢欣雀跃,自发聚集车站欢迎,均欲一睹陈委员的仪容风采。”

“请陈委员先与大家见见面吧。”随员中的内政部长陈群悉知陈璧君的心理,也来投其所好。

“应该的,应该的,不要辜负了大家的盛情。”陈璧君随之走向欢迎人群,颔首微笑,频频挥手:“同胞们好,我是来看望你们的。”

陈璧君一行被安顿在设备一流的西泠饭店膳宿。饭店里的顾客早已被驱赶一空,四周由浙江省政府的军警守护,明岗林立,暗哨密布;店内则由随行的特工负责,楼梯口、过道里比比皆是。

稍事休息,已是红日西沉。省长傅式说检查防务既毕,过来对陈璧君说:“汪夫人旅途劳顿,一路辛苦。今晚在省府为夫人接风洗尘,这就请夫人上车。”

晚宴十分丰盛,陈璧君却不甚满意,桌上尽是在南京吃惯了的国宴级大菜,她很想吃的杭州风味菜几乎没有,所以杯筷少举。

第一夫人的兴致不高,宴会很快就结束了。傅式说一边给陈璧君递上热毛巾抹嘴,一边殷勤地说:“时间仓促,准备不周,几盘家常菜,还望汪夫人包涵。”这桌菜肴价值千金,又是他钦定的,期望能得到第一夫人当众称赞几句,也就脸上有光了。

岂料陈璧君只是淡淡一句:“马马虎虎还算可以。”

傅式说十分尴尬,强压住火气:“下次准备些汪夫人爱吃的,届时请汪夫人自己点菜。”

“常言道客随主便,哪有客人向主人要吃的?”陈璧君阴沉着面孔说,“这次来杭州,只受傅省长今晚招待。今后我们自己安排,不劳费心。”说完向随员们一招手,“走吧。”

如此视察

次日早上梳洗毕,陈璧君让汪曼云等陪着,来到杭州颇有名气的“奎元”饭店用早餐。因为是早餐,汪曼云以为可以简单些,何况8点钟还要出席省府组织的欢迎大会呢。于是问:“汪夫人,这里有糕点、面食。您想吃什么,我去叫来。”

“只有糕点面食?那么单调?”陈璧君眼睛一翻,“有没有菜?没有的话就换另一家。”

汪曼云又去看了看,回来报告说菜有的是,白切、卤味俱全。陈璧君率先坐下:“弄几盘来,都要南京没有的。”

汪曼云答应一声去了。一会儿,就上了满满一桌菜。陈璧君等人胃口大开,个个吃得满嘴流油,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仍在频频举筷!

傅式说的老婆章录君寻来饭店,恭恭敬敬地对陈璧君说:“汪夫人,参加欢迎大会的各界人士都已到齐了,式说嘱我来接夫人过去。”

“有多少人参加?”陈璧君只管吃饭,头也不抬。

“近千人。”章录君看了看表,“8点钟快到了。”

“急什么?曼云,再弄一碗羊肉面来。”

等她吃完面,已是8点半了。

欢迎大会设在原抚台衙门外广场上,被拉来开会的因久等陈璧君不来,本已整理好的队伍都散了,席地而坐的有之,三五成群胡吹海聊的有之,还有的借方便之名溜之大吉。

傅式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会儿低头看表,一会儿又翘首张望,心里直埋怨,说好8点钟开会的,怎么现在还不来?

“来了来了!”充当探马的省府秘书气喘吁吁地喊着跑进会场,街道的拐弯处出现了一辆接一辆的小轿车。

“瞿,瞿瞿——”省府警务处处长徐念劬狂吹哨音,大声吆喝又做着手势:“集合,集合,原队排好,快!”

待陈璧君下得车来,傅式说紧走几步上前,说:“请汪夫人上主席台,各界同胞正列队欢迎汪夫人呢。”说着弯腰伸手,来了个“恭请”之礼。

陈璧君站着不动,虎着脸说:“我这次视察,不是以国府主席夫人的名义,而是以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务委员的身份。”

“是,是。”傅式说马上领悟,忙不迭地改口,“请陈委员上主席台。”

陈璧君这才满面春风登台,当仁不让去正中间的位子上坐定,随员分坐两旁。

傅式说来了几句开场白后,便请陈璧君讲话:“下面请中央监察委员会的陈常委训话,大家欢迎。”说着举手过头,带头鼓掌。

掌声四起,陈璧君却没有起身,只见内政部长陈群站起来,清了清嗓音就讲开了:“陈委员因嗓音失润,托兄弟我代向各位问好致敬,转达对各位的慰勉与期望。”

随后,陈璧君参观了圣佑观小学堂和丝绸厂。圣佑观小学堂事先作了很多准备,全校师生还提前一个小时列队在校门口迎候,陈璧君却只在学校里转了两转,不到10分钟就走了。在丝绸厂的样品陈列室,她将样品席卷一空,说是带回南京让大家见识见识,以利推广,还要老板给每个随员两件衣料。

满载而归

从杭州往绍兴的公路上,轿车排成了一字长蛇阵。清明节那天,陈璧君按既定安排,去绍兴扫墓祭祖。

省长傅式说明白,浙东地区不太平,共产党的游击队和国民党的忠义救国军活动频繁,第一夫人的绍兴之行一旦出了差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调派了两大卡车保安队,又借用了汪伪特工总部杭州站的近百名特工参与护驾。他仍放心不下,又拜访了日军驻杭联络部长渡边,请求协助,渡边答应出动两个小队日军随行。

车队由架着歪把子机枪的保安队军车开道,傅式说的座车随后,他的后面,是陈璧君的防弹轿车,特工的摩托穿插其间。日军按惯例在最后边,美其名曰殿后,其实是吃紧时便于开溜。

一路上威风凛凛,好不气派,陈璧君踌躇满志,靠在丝绒靠背上悠然自得。

经两个多小时,来到了绍兴县城。大小伪官倾巢而出,前呼后拥将陈璧君迎进绍兴商会会馆,小憩片刻,又驱车至城西训导公墓。汪精卫的祖父、道光年间绍兴县学训导汪缦亭死后就埋葬在这里。

陈璧君一跨下车子,就听得铙钹齐鸣,诵经声朗朗。寻声望去,香烟缭绕中,众多和尚尼姑云集墓前,正吹吹打打,念诵佛经,祭台上摆满了各式祭品。不言而喻,这是绍兴县长特地安排的一幕。

日伪军与特工跳下了车,设置了内外两圈岗哨,枪在手,弹上膛,如临大敌。

陈璧君在前,“小的们”在后,缓步走到墓前立定,行三鞠躬礼。接着是陈群、叶蓬等所有随员,或两个并列,或三个成行,逐一弯腰鞠躬。

祭拜过后,陈璧君绕着坟墓慢悠悠转了一周,目光停留在墓碑上。经过近百年风雨侵蚀,墓碑上的字迹显得模糊难辨,且已坏了一角。

县长见状,心里七上八下。原来是傅式说为安全计,行动保密,临时才通知陈璧君扫墓之事,因时间仓促,连修缮都来不及。

果然,陈璧君兴师问罪了:“这墓碑是怎么坏的?”

“……”县长吓得不知所措,连话都说不出来。

“重新竖一块,比原样大些。”陈璧君大声嚷嚷,“墓地四周环以松柏,知道吗?明年的今天我还要来,再有毁损,唯你是问!”

“平日里指派专人看护,严防共匪破坏。”陆军部长叶蓬趁机狐假虎威。

县长点头如鸡啄米:“知道知道,卑职一定照办。”

10点钟刚过,陈璧君催促回城,她的心里惦挂着绍兴的风味小吃。大饱口福之后,游览了名胜古迹,又去热闹街市风光了一圈。

傍晚时分,带着商会送的陈年花雕等土特产品重返杭州,又去杭州老馆子“西悦来”品尝风味小吃。

次日上午,陈璧君安排逛街买东西,准备下午回南京。

说是买东西,她是不掏分文的,全由随从轮流支付。出这店,进那店,凡是她看中的,手一指,便要拿走。吃的、穿的、用的、玩的,什么都要。

“这杭罗纺绸真漂亮,来他一丈。”陈璧君披在肩上比试着。不见有人掏钱,她心里老大不快,正要发火,汪曼云大着胆子轻声告诉她,随行所带的钱已经用光了。

“这有什么难的?你去四省行营拿5万块来。”她见汪曼云犹豫不动,眼睛一瞪,“快去,就说是我借的。”

谁敢不给第一夫人面子?钱很快到手,陈璧君又花了个精光,单是用来馈赠亲友的排丝骨洒金折扇就买了两百多把。

采买完毕,回到西泠饭店,四省边区行营主任亲自出马,给陈璧君送来了满满的一车浙地土产。省长傅式说不甘落后,也贡献了一车,较之四省行营的多而且高档,连随员也都有份,每人一大篮。

山外青山楼外楼,第二方面军第一军军长徐朴诚孝敬得更胜一筹,土特产而外,还有多件珍稀的金玉器玩及宣德古磁。这个军长头脑活络,事先从汪曼云处打听到,陈璧君有收藏古董的爱好。

汪伪第一夫人为期4天的视察清乡结束,离开杭州时,傅式说组织了盛大的欢送仪式,让她再次大出风头。

火车包厢里,上下左右都堆满了礼品,随从中级别较低的人员只好去了其他车厢。

“杭州之行值得,视察清乡大有收获。”陈璧君谈笑风生,向随行记者大发感慨,自然都是些堂而皇之的官话。她的内心,“值得”与“收获”在于:此次出巡风头出足,官瘾过足,油水捞足,吃喝玩乐满足,名副其实满载而归。

(选自《龙门阵》2007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1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