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贺龙与藏族喇嘛头的一段情缘  

2011-07-22 10:04:21|  分类: 稗官野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北京·叶介甫

红军长征过彝区时,刘伯承与小叶丹头人歃血结盟的故事已广为人知,但是,长征途中贺龙总指挥与喇嘛修好,藏民送鸡毛信帮助红二军团顺利通过千里康巴藏民区的故事却鲜为人知。如欲了解这段史实,请看——

贺龙、任弼时等首长特别指示工作组的同志们,要执行好政策,做好团结藏民工作,还要学点藏语。

 

19364月初,红二、六军团奉命从黔滇边境出发,开始了穿越云南,渡金沙江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行动。由于前进方向是辽阔的藏民居住区,所以,行动一开始,部队就加强了民族政策和团结藏民的教育,并采取了具体措施。

4月下旬,红二、六军团在云南石鼓渡过金沙江。高高的玉龙雪山,远远在望,部队进入藏民地区了。军团指挥部在金沙江边找了一个会说藏语的汉人做通司(翻译)。这个通司是四川人,40来岁,中等个子,瘦瘦的,很精干,对红军很有感情,他跟随部队从金沙江边一直走到甘孜,为红军做了很多工作。

翻过玉龙雪山,部队于5月初到达中甸。从中甸起,红二、六军团分为左右两个纵队,左纵队红二军团取道得荣、巴塘、白玉,右纵队红六军团取道乡城、稻城、理塘,共同向甘孜前进。

二军团从中甸出发,两天以后进至四川得荣县。进入得荣县城的第二天,军团政治部主任甘泗淇把补训团政委何辉找去,交给他一个新任务,负责管理通司和随红军前进的几个藏民的工作,又从保卫处派了三名干部和一个勤务员,还配了一匹牲口,让他们组成一个单位,与军团首长、司令部机关一起行军,任务就是专门在行军途中做与藏民联络的工作,同时,每天向军团首长直接汇报部队与藏民的关系以及群众对部队的反映。当时这个小单位没有名称,实际上就是一个小小的藏民工作组,归军团首长直接领导。贺龙、任弼时等首长特别指示工作组的同志们,要执行好政策,做好团结藏民工作,还要学点藏语。

部队从得荣县城出发,半天后来到了一个小山村。此地两面是高山,中间有一块很大的平坝,一条山溪沿村流过。山坡上有一片片青稞、玉米,碧绿的草地延伸到森林的边沿。这个山村只有二三十户人家,部队到达时,村民都跑光了。部队在这里宿营后,当即组织人员到附近山野去找老乡。不一会儿,通司找来一个藏语说得很流利的汉人。他说,他原是陕西人,做买卖来到康巴地区,因遭抢劫落难在这里。村上有个藏族老阿妈,看他可怜但人很精明能干,就把他收留下来招为女婿,又给他40头羊,一片青稞地。他平时放牧种青稞,外加做点小生意,日子过得还不错,也受到村里藏民们称道。部队向他宣传了红军的政策以后,他便自告奋勇出面接待红军,并带着几个红军到山沟里呼叫,找回了全村老乡,而且专门把当地的几个头人和一位很有声望的“喇嘛头”请来与何辉等人相见。

这位喇嘛头50出头,身材魁梧,长得挺结实,头上留有长长的辫子。据说这位喇嘛当过住持僧,不仅在本村本县是一位管事的喇嘛头,而且在附近方圆几百里乃至整个康区都是有影响的人物,与康区各有名寺庙都有来往。言谈之中,听得出他有点文化,思想比较开明。当部队向他讲述了红军为了北上抗日路过康巴和红军有关民族宗教的政策后,他表示理解和钦佩,并愿意同红军合作,帮助红军做工作。何辉等人一听非常高兴,随即报告贺总指挥。贺老总十分重视,让何辉带他们到司令部面谈。何辉立即带着这位喇嘛头和四个头人一起去见贺龙和任弼时等首长。

 

贺龙说:“红军决不伤害群众,而且保护寺庙,保护牛羊。请你们回去转告乡亲们,安心生活,照常拜佛念经,上山放牧,做生意。”

 

贺龙等军团首长当时住在一个喇嘛寺的闲房里,见喇嘛头与头人们来了,贺老总起身相迎,请客人进屋就座。这位喇嘛头和几个头人见了贺龙和任弼时后,按照藏民的礼节和习惯,一下都跪倒在地,躬身弯腰,双手前撑,向前低头,几乎挨近地面,口中不断地说:“卡起欧!本巴!”(谢谢长官!)贺龙等首长赶忙上前搀扶,连声说:“别这样嘛!快起来,咱们是共产党的军队,都是一家人,藏汉人民都是一家人嘛!”贺龙连声说了几次,头人们才站起身来,但还是不抬头,一边说着“卡起欧,卡起欧!”一边踩着小碎步向后退到墙边。

贺老总请他们坐下,问他们为什么跑上山。头人们回答说:“汉官说啦,红军青面獠牙,杀人放火,破坏寺庙,还说红军女人的奶子都搭在肩膀上,伤风败俗……现在我们亲眼看到了,你们红军跟我们一样,是好人,汉官说的统统是造谣。”

贺老总哈哈地大笑说:“那些汉官都是胡说八道,你们不要相信!不过我们确实与国民党汉官不一样。他们欺负老百姓,欺压藏族同胞,而我们红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保护人民的队伍。这次是为了北上抗击日本侵略者才路过贵地的。来到这里以后,你们都看到了,红军决不伤害群众,而且保护寺庙,保护牛羊。请你们回去转告乡亲们,安心生活,照常拜佛念经,上山放牧,做生意。”

喇嘛头一边听一边点头,连声说:“喔呀,喔呀!”(对呀!是罗!)

任弼时政委接着说:“红军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你们村子里住,免不要吃你们的粮食,牲口也要吃草吃料,我们照价付钱,损坏了东西要赔偿。请你们回去对乡亲们讲清楚,希望头人们给我们多多帮助。”

任政委刚刚说完,贺龙又接着说:“请诸位头人回去好好向老乡讲讲,红军北上打日本,为的是全中国的老百姓不受侵略压迫。红军要顺利北上,要打胜仗,也离不开老百姓的支援。我们一路上已经得到了包括汉族、苗族和藏族同胞的帮助,这才冲破国民党军队的封锁阻拦,渡过金沙江,翻过玉龙山。现在来到你们这里,山高路险,人不熟,路不熟,话也不懂,有很多事要请教你们,请你们帮助解决哩!”

头人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愿意为红军效力。”

接着,贺老总和任政委向头人们了解从得荣北去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情况,问他们有几条道路可以通甘孜,哪一条路比较安全。喇嘛头最熟悉情况,他回答说,当前正是高原上的黄金季节,天气好,路好走,而且这一路的寺庙里,有他的师兄弟,人也很熟,一定可以帮上忙。经过一番交谈,贺老总非常高兴地站起身来,走上前去握住喇嘛头的手,说:“好,一言为定!从现在开始,就正式邀请你们各位头人为本军办事!至于干什么,由我们这位戴眼镜的何辉同志负责和你们联系办理。”

头人们都“喔呀,喔呀”地答应着。第一次与藏族喇嘛头人的谈判取得了成功。

 

贺老总郑重地说:“前面的路还长着哩,康巴多匪,如果我们能争取这位喇嘛头派人做向导,利用头人们在当地的关系,就可以比较顺利地通过这一带藏民区。”

 

送走喇嘛等人后,贺老总对何辉说:“何辉呀!这下你有工作可做了,这样的头人难得呀,真是踏破铁鞋无处寻。你要进一步去团结这几位头人,通过他们了解更多的情况,得到更多的支援,争取他们为我们多做一些工作。”说到这里,贺老总与任政委交换了意见,然后郑重地对何辉说:我看,为了表示友好、团结,为了方便今后的工作,叫军需处拨出一些银圆,送给喇嘛头和这几个头人,作为部队驻在这里吃粮和损耗青稞的赔偿,也是我们的见面礼。前面的路还长着哩,康巴多匪,如果我们能争取这位喇嘛头派人做向导,利用头人们在当地的关系,就可以比较顺利地通过这一带藏民区。

任政委说:“这个办法好,我们过苗区,就是有个好向导,前面的路就好走了,可以少吃亏了!”

何辉听了两位首长的话,心里没有多少把握,回答说:“试试看吧!”

贺老总说:“不是试试看,而是一定要去办。你最好想办法搬到那位喇嘛头家里去住,跟这些头人在生活上打成一片,一起吃糌粑,喝酥油茶,好好学藏语。”

何辉根据贺老总和任政委的指示,到军需处领了一包银圆,与通司一起去见喇嘛头。

喇嘛头家为藏式二层楼台房。进门之后,何辉向他转达了贺老总等首长的问候,说:“红军在村里吃了你们的粮,牲口还吃了一些地里的青稞,按照红军的纪律,应予赔偿。请将这些银圆收下,付给村民和各位头人。”

喇嘛头十分感激,说:“谢谢红军的恩施。红军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军队,红军缺什么,我们一定效力。”

在真诚友好的气氛中,何辉把首长想请他派人做向导的意图提了出来。喇嘛头答应得很干脆,说:“本人愿意跟红军走一趟,既做向导,还能与各方联络。”

 

一封鸡毛信在长征队伍前面飞驰引导,一路上人不惊、马不吠,没有遭受土匪的袭扰。

 

部队在附近筹集了一点粮食,就继续北上。喇嘛头带着两个头人担任向导联络,他们的行装很复杂:帐篷、铜锅、青稞、糌粑、酥油、砖茶,驮满了七八匹马,组成了一支小小的队伍。出发时,喇嘛头所在村的许多人都来送行,不断说着“平安”、“吉祥”一类的祝愿话,很是热忱。

何辉根据司令部的指示,把当天行军的目的地和沿途要经过的主要地名告诉喇嘛头。喇嘛头则拿出纸和笔写成信件让人预先送出。写信的纸是一种发灰的用来写经文的土纸,那支笔既不是毛笔,也不是铅笔,是一根长一尺左右的窄窄的木片。木片的下端被削成斜面刀口状,和木匠的划线笔差不多。写字时,就用这根木片蘸着墨汁书写。一串串弯弯绕绕的藏文写了好几行,大家不认识,喇嘛头写完之后还和通司翻译给何辉听了一遍,意思是按我们的要求写的。然后,喇嘛头又把信卷在一根小木棍上,用牦牛毛做成的线捆了好几道,最后还插上了两三片鸡毛。这一切,都是喇嘛头事先就准备好的。

何辉平生第一次看到这种插上鸡毛的信,便好奇地问:“这有什么讲究?”

喇嘛头回答说:“这是这一带藏民祖辈传下来的规矩,插上鸡毛就是表明此信紧急重要,送信人和收信人都特别重视,路上无论谁人都不得阻拦破坏。”

一个从村里雇来的年轻藏民接过喇嘛头的信,快马加鞭送信去了。按要求,信送到第一站以后将换人送第二站,然后一站接一站地传送。

左纵队沿着金沙江边的崇山峻岭逶迤北上,在他们前面,一直有一封小小的鸡毛信在飞驰引导,一站又一站,一天又一天,从得荣到中咱、到巴塘……一路上,红军不仅没有受到阻拦,而且人不惊,马不吠,更没有遭到土匪的袭扰。所经之地,藏民见了红军都笑脸相迎,热情相送。大一点的县城、牛场,还有人接待部队,也不断有藏民要求参加红军。

使部队感到快慰的还不仅是藏胞对待红军好,就连山川大地也变得特别美:本来是大山连绵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本来是雪山冰坡的险峻地区,部队都避开了。行进在金沙江边大山的谷地,海拔低,气候好,再加上六七月份的天气是高原的黄金季节,部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和特别难忍的高山反应,反而秀美的山山水水,森林花草,乃至各种飞禽走兽,甚至黑狗熊都看到了,这完全是喇嘛头他们选择的行军路线好。

在喇嘛头的引导下,出得荣行军个把月,便到了白玉。这是个大县城,国民党县党部和县政府都在一个大门里,门上挂两块牌子,但官员们都逃走了。县城里虽然没有像样的街道,却有一座很壮观的喇嘛庙——漂亮的琉璃瓦和金顶子,老远就闪着灿烂的金光。喇嘛庙附近有几十户人家,当地藏族僧俗群众把部队待若上宾。军团指挥部就驻在喇嘛庙旁边,休息时,喇嘛头专门陪着贺老总参观了这座喇嘛庙。

贺老总对喇嘛庙住持说:“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是天下穷苦百姓的队伍,请喇嘛们不要害怕,现在路过这里,北上抗击日本侵略者,请你们行个方便。”

喇嘛住持听完贺老总的话,再看贺老总微笑的面容,无比虔诚地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天菩萨保佑,官员平安!”并起身向贺老总敬献了哈达,表达藏族同胞对红军的欢迎。喇嘛们还取出银杯银碟,请贺老总喝牛奶,吃奶饼子,喝酥油茶。

在白玉,部队的生活得到了改善,休整几天后,部队离开白玉到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这时,几位通司和喇嘛头已经送了部队近千里路程。

在红军准备从甘孜出发继续北上之前,司令部专门请喇嘛头一行吃了一顿饭。贺老总特地把一支象牙烟枪赠送给喇嘛头。这支象牙烟枪呈淡黄色,有一尺多长,做工精致,工艺也很高,是贺老总在云南境内打土豪时缴获的,走了几千里路,贺老总一直保存着。喇嘛头接在手里,看了又看,摸了又摸,不住地道谢。贺老总说:“礼轻情意重,这表示我们对藏族同胞的一点谢意。我们红军要大大地感谢你呀!有了你,有了你的鸡毛信,我们红军一路平安,顺利通过了历来多事的康巴高原。你们为红军立了一大功。这点礼物留作纪念吧!祝你们回家一路平安,吉祥如意!”这位喇嘛头感动地用藏语夹着四川话祝红军一路平安。

非常不幸的是,这位喇嘛头从甘孜返回得荣的途中,路过理塘时,被当地藏族的反动势力与国民党反动派以通共为由残酷杀害了。全国解放后,贺老总听到这个消息,于19564月西藏自治区召开成立大会时,特意写信委托参加西藏自治区成立大会的陈毅副总理分别转请担任中共西藏自治区正、副主任的达赖、班禅和中共西藏自治区工作委员会书记张国华帮助寻找这位喇嘛头的亲属,希望能对其家属予以适当的抚恤和照顾。

四川《龙门阵》杂志2007年第6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