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我在“武斗”中救助患者  

2011-07-22 14:03:06|  分类: 阅世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重庆·渝 文

那是发生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一段往事。

当时,川东地区武斗迭起,其中万县市(今属重庆万州区)两派武斗打得特别惨烈,弄得老百姓人心惶惶,纷纷躲到乡下。我当时身为万县专区疗养院院长,“文革”初就被划为“走资派”,不仅罢了官,还失去了人身自由。一年多来,“造反派”不准我走出疗养院大门半步,连病房也不准我去,我对外边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一天夜里,疗养院的事务长来到我宿舍,说:“院里职工、家属、休养员都走了,我也要出去避难,你走不走?”我对外面的形势和院内的情况都不了解,又是“走资派”,不敢随便离开,便对他说我不能走。事务长将厨房和粮食库房的钥匙交给我后就离开了疗养院。

偌大一个疗养院,一下子只剩我一个人了。现在没人监督我劳动了,我终于可以到处走走了。想到一下子获得了来之不易的自由,我不禁苦笑起来。

第二天,我一早起来,院内鸦雀无声,只有一只院里养的大黑狗,成了我唯一的伙伴,我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我先在医院的生活区转了转,各科室和家属院的房门都锁着。我进入病房区,依然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响动。前两排病房,门都开着,一个人也没有。我来到第三排病房时,西边突然传来微弱的呻吟声,我不由得紧张起来。循着声音来到一间病房前,推门一看,几个休养员有的躺着,有的坐着,低着头似睡非睡。

发出呻吟声的是来自城口县的休养员老郭,他因患尿道结石,几天没吃药尿不出来,憋得在床上一边打滚儿一边痛苦地呻吟。老郭抬头看见我,猛地叫了声“王院长”,眼泪止不住顺着面颊流淌下来。我疾步走过去,握住他的手。其他几位病员都睁开了眼睛,他们是奉节县的涂大佳、巫山县的李爱民、开县的张××等6位同志。他们个个眼窝深陷,面容憔悴,看到我后,都伸出手来同我握手,抓住我的手久久不放。

此刻,他们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忘了饥饿,忘了病痛,你一言我一语地向我讲了很多我不知道的情况。前几天有人到病房来,动员休养员们离开疗养院,能走的都走了,就剩他们几个重病号走不了。他们已经两天水、米未进,没有服药了,此时腹内空空,又被病痛折磨得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只能在这里坐以待毙。说到伤心处,几位硬汉都掉下了眼泪。

听了他们的诉说,我心如刀绞。他们都是人民的英雄,为了全中国的解放,为了人民的幸福,他们在枪林弹雨中流血负伤都没有皱过眉头,如今在疗养院却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他们怎么能不伤心?我的突然出现,无疑给他们带来了希望。可现在疗养院既没有医生、护士,也没有任何药品,只有我和6位重病号,怎么办呢?为了让他们放下包袱,树立信心,我故作镇定地对他们说:“你们不要担心,要拿出当年在战场上的勇气,和困难、疾病作斗争!有我在就有你们在,请放心。你们先休息,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

我拿着事务长留给我的钥匙打开了库房门,还好,粮食、副食品都有。我随手拿了几个鸡蛋,到厨房给6位病号每人做了一小碗鸡蛋汤送到病房。他们饿坏了,几口就把鸡蛋汤喝光了,却舍不得放下碗。看着他们渴盼的眼神,我解释道:“你们的肚子是空的,不能多吃,只能慢慢增加食量,一会儿我再给你们做,保证让你们吃饱吃好。”听了我的话,他们的情绪大为好转,病痛好像也减轻了不少,开始有说有笑起来。

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合眼。疗养院里的6位休养员都身患重疾,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危及生命,尤其是老郭那痛苦的呻吟声不断在我耳畔响起,令人愁肠百结。

次日早饭后,我正在寻思下一步的行动,司药老岳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虽然无权发号施令,不一定能从他那里拿到药,但还是兴奋不已,毕竟有了人就有了希望。我脑子迅速转了几圈,对老岳说:“我这几天小便不通,难受得很,你给我弄点克尿塞吧。”

老岳问:“需要多少片?”

“先给我20片吧,不够以后再找你。”

这一招还真灵,老岳马上就到药房给我拿来20片克尿塞。

药一到手,我像握住了救命符,立刻跑到病房,将紧握的双手慢慢在老郭面前展开。

“药!”老郭看到我掌心里的克尿塞,高兴地叫了一声。他紧紧握住我的手,眼眶湿润了。

“吃药,吃药。”我一边说一边倒了杯水,让他将药吃下,并嘱咐他药不多,只能一天吃两次。

20片药可以暂时缓解老郭的痛苦,我总算松了口气。接着,护士王爱英也回到了疗养院。我更有信心了,不管她是哪一派的,只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相信她会配合我的。我试着对王爱英说:“爱英啊,咱院里还有6个重病号未走,你能不能每天来给他们打打针、送送药呢?”

王爱英回答得挺痛快:“打针、吃药可以,可是没有医生,谁来开处方?”

这倒是个问题,我略作思考后回答道:“你来开。”

“我是护士,没有处方权的。”

“我给你处方权!你只要每天来一趟就行。”我大胆地行使起自己的职权来。我大概还有些余威,王爱英迟疑地看了看我,最后还是答应了。

事不宜迟,我立刻让王爱英带我把医务办公室的门打开,找出那6位病人的病历,让王爱英按医嘱将所需药品取出。可从医务办公室取出的药是有限的,仅够用两三天,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我又去找老岳,做他的思想工作:“老岳,病房里还有几个重病号,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有危险。现在院里就我们几个人,我们不能看着不管,出了事对谁都不好。我看让王爱英负责治疗,你保证药品供应怎么样?”经我耐心说服,老岳也答应按时供应药品。问题总算解决了,我悬在半空中的心才放下来。

我又成了疗养院的“头”,兵虽然不多,但一个顶几个用。我先给病号开了个会,让他们互相帮助渡过难关,能走路的帮助不能走动的送便盆,打扫卫生。我每天负责给他们做饭、送水。奉节县的休养员涂大佳自告奋勇对我说:“我是胃病,还能动弹,因无家可归才没有走。我会做饭,我来替你做饭,你腾出时间考虑其他问题。”我马上将炊事员的大权交给了他。

过了几天,疗养院的病灶事务长余祥千也回来了,我又做通他的工作,让他负责病人的生活。病人的生活、治疗都不用我操心了,我有空便到病房陪病人聊天。

不知不觉最困难的几个月过去了,劫后余生的6位休养员身体也逐渐恢复,躲出去的职工、病人也陆续回来了。我将工作做了交代,又成了靠边站的“当权派”。

四川《龙门阵》杂志2011年第4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