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共和国空防战  

2011-10-19 10:47:20|  分类: 稗官野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北京·叶介甫

195910月,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刚刚诞生10周年。这一年,台湾国民党空军频繁出动飞机对我沿海和内陆纵深地区进行侦察袭扰。107日上午,国民党上尉飞行员王英钦驾驶RB57D型高空侦察机,以1.8万米的飞行高度,经浙江温岭窜入大陆,其后,又将飞机拉高至1.92万米经南京沿津浦路上空继续北窜。1150分,当该机飞距北京480公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地面导弹部队进入一等战备。1204分,空军地空导弹第二营营长岳振华果断地下达了发射命令。“轰,轰,轰”,3枚导弹腾空而起,随着3声巨响,3枚导弹全部命中目标,敌机被打得粉碎,残骸坠落于北京通县东南河西务村附近,飞行员王英钦当即毙命。

整个战斗不到20分钟,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副司令员成钧在空军指挥所直接指挥了这次战斗。这是中国防空史也是世界防空史上第一次使用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战例。

19522月,时任福建军区副司令员兼第十兵团副司令员的成钧,正准备组织部队实施海上训练,为进攻金门和解放台湾开展各项准备工作时,被中央军委任命为华东军区防空部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同年329日,又调任军委防空部队副司令员,兼首都防空司令员。此后,他又经历了几次大变动:195538日,根据中央军委命令,防空部队改称防空军;1957221日,又按中央军委决定,空军、防空军合并,成钧担任空军副司令。

19587月,中央军委副主席彭德怀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提出:防空部队除继续加强高射炮和雷达部队外,还应该建立一定数量的地空导弹部队。为此,中央军委决定,由空军组建地空导弹部队。成钧负责主抓导弹部队组建工作,他首先召见了空军某探照灯兵指挥部主任张伯华。成钧说:“军委要组建一支地空导弹兵部队,决定从苏联进口兵器和导弹,不久将运回国内,你的任务是负责地空导弹部队的组建工作。”成钧接着说:“这是一个新兵种,以前没有,现在面临的困难很大,任务艰巨,所以要求部队在政治上要可靠,思想作风要扎实,军事技术要过硬。”

听完成钧的指示,张伯华用坚定的口吻回答:“保证完成任务!请军委首长放心,请空军首长放心!”

经过紧张周密的筹划组建,1958106日,空军地空导弹第二营在北京空军高级防校举行了成立大会。不久,另外几支导弹部队也相继组建起来,并同时建起了训练基地。随后,各部队投入到紧张的训练之中。在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首长领导下,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经过突击训练,各部队都较快地掌握了指挥、操作和兵器的维修技术等要领。

19599月上旬,刚刚组建的导弹部队进入阵地,从921日起正式担任北京地区的作战值班任务。地空导弹部队的指战员在新中国成立10周年期间,吃住都在阵地上。于是,107日上午便出现了本文开头讲述的那一幕。

1960年,台湾当局从美国接收了设备更先进的U2型高空侦察机,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训练和准备后,又于1962113日开始窜入大陆侦察。至6月底,台湾当局先后出动U2型高空侦察机11架次,除新疆、西藏外,活动范围遍及大陆各地。在此情况下,成钧副司令员组织机关有关部门研究后,又与刘亚楼司令员商议,提出将保卫首都的几个地空导弹营,机动到U2型飞机活动航线上去设伏的意见。经中央军委批准,627日,空军地空导弹二营机动到湖南长沙设伏,但是近两个月未遇战机。

成钧回到北京,再次召集机关有关部门反复研究U2型飞机的活动航线,分析其特点和规律。经过研究分析,发现南昌是U2飞机航线经过最多的地点,成钧又同刘亚楼商定,把地空导弹二营从长沙移到南昌设伏,这个方案很快也得到了中央军委的批准。随后,成钧率领工作班子和地空导弹二营的干部火速赶到南昌选择阵地。为了加强隐蔽性,成钧打破了苏军条令的规定,没有将阵地选在平坦暴露的地方,而是选在了两个丘陵之间的一片松树丛中。这样做,阵地面积虽然小了一半,但位置正好合适而且十分隐蔽。

827,空军地空导弹二营进入设伏地,一连守候了10天,均未见U2飞机出动。为了诱使U2飞机“上钩”,97日和8日,空军司令部下令轰炸机先后从南京佯动到南昌地区降落。国民党发现我空军有异动,遂于99日派了一架U2型高空侦察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以两万米高度经福建平潭岛窜入大陆,沿鹰厦铁路北进。824分,U2飞机到九江上空后左转直飞南昌。832分,U2飞机进入导弹二营火力范围,该营发射了3枚导弹,当即将该机击落。

国民党空军并没有因此次失利收敛自己的行为。由于当时大陆西北地区正在加紧进行核武器试验准备,美国急需那里的军事情报,于是便频频出动U2高空侦察机对西北地区进行窜扰和侦察活动。

1963328,国民党空军U2侦察机对西北地区的鼎新基地进行侦察。那里部署着地空导弹第四营。尽管U2飞机两次接近导弹阵地,但驾机飞行员均在制导雷达开机后,凭借飞机上先进的装备和熟练的驾驶技术,得以机动摆脱。四营最终未能抓住战机。

战后,根据成钧指示,上级派出工作组赶赴部队查原因,总结经验教训。成钧一方面要求有关机关、部队梳理技术和战术,拿出新办法,另一方面又分析U2侦察机历次飞往西北地区的活动规律和相关的资料,研究U2飞机下一步可能侦察的目标和途经的航线。最后,他认为兰州是地空导弹部队最佳的设伏地点。经与刘亚楼司令员商定并报经中央军委批准,成钧亲率工作组赴兰州地区选择阵地,并将阵地确定在兰州东面榆中县境内的马家寺。接着,空军地空导弹第四营便从鼎新隐蔽地机动到马家寺设伏。

不出成钧所料,63日,国民党空军一架U2飞机从温州上空窜入大陆,经衢州、九江、武汉、西安、天水,直飞兰州。当敌机距地空导弹四营阵地60多公里的时候,导弹四营两次打开制导雷达天线时,均被敌机发现。结果四营眼睁睁看着U2飞机在该营火力圈外飞了个“S”形航线后飞走了。战后总结教训时认为,这次选点“押宝”押准了,但由于打开雷达天线时距离飞机太远,敌人能够利用电子预警系统逃脱,使我方战斗失利。

中央军委副主席聂荣臻闻讯后指示:“将4个营统一部署,组成大面积有机组合的火网。”刘亚楼、成钧召集机关作战人员开会,反复研究部署方案。

会上,成钧分析说:“侦察大西北核基地是U2飞机的战略目标,它是一定要来的。但来的航线有3条:第一条是从东北、华北、内蒙来的东线;第二条是从西藏、云南、青海来的西线;这两条航线均需利用境外基地出动,而且在上半年都来过了。第三条是从台湾直飞进来的中线,这条线下次再来的可能性最大。”

刘亚楼插话道:“对!对!如果它飞中线的话,我们4个营摆在什么地方合适?

成钧分析着说:“U2飞机从台湾起飞窜入大西北,沿武汉、郑州、西安北上是一条捷径,可以节省时间,飞机能保留较多的油料,利于应付空中的意外情况。前两次进来在酒泉、兰州发现了我们的导弹阵地,所以在兰州以北设伏希望较小。而长江以南,去年在南昌U2飞机被击落,敌人心有余悸,再设到那里希望也不大。所以U2飞机从中线来,长江以北、兰州以南的一段是最有希望的地方。在这一段,武汉、郑州、西安都是可供选择的地方。”

刘亚楼又问:“你认为这三处哪一处设伏更合适?

“西安。”成钧肯定地回答,接着又说,“这些年来,地空导弹部队从未在西安露过面。郑州附近去年地空导弹部队设伏过。武汉是华中重镇,国民党空军顾虑较多一些。”

经过认真的分析研究,会议决定将地空导弹4个营“集群”部署在西安地区。随后,成钧率领相关干部到达西安。他们首先进行图上作业——在以西安为中心的100公里半径范围内寻找合适的预选阵地,然后逐个评价其优劣长短。尔后又逐个进行实地察看。最后将4个营分别部署在宝鸡、户县、咸阳和凤翔,把口袋形火网悬在渭河上空。7月上旬,部队进入阵地并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等待U2飞机来钻“口袋”。接着成钧又在西安召开作战会议,讨论制导雷达的天线在距离敌机多远时开启。最后统一定为6065公里。尽管这个距离比此前的135公里少了一半多,但仍然没有达到对付当时U2飞机的电子预警系统的要求。

两个多月后的925日,国民党空军一架U2飞机从温州上空窜入,经衢州直飞西安。“集群”部署的地空导弹部队先后7次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其中最远的是65公里,最近的48公里,但均在还未达到发射条件时就被敌机发现并机动摆脱,战斗再次失利。

成钧又率领空军机关作战部门的同志深入到部队,希望研究出一套对付U2飞机预警系统的办法。通过分析研究,大家发现,尽管U2飞机的预警系统非常先进,但U2飞机要在地空导弹制导雷达天线打开20秒钟后才开始有所反应。因此,要击落它,必须在这20秒钟内完成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到发射导弹的全套动作。而此前,完成这套动作需要8分钟!对此,部队提出两个训练办法:一是压缩打开制导雷达天线的时间,力争在距敌机38公里以内再打开制导雷达天线。二是快速完成捕捉、跟踪目标及发射导弹等一系列操纵动作,将原来开启制导雷达天线后需要做的14个动作中的9个放在打开天线前做好,其余5个动作力争在打开天线后的48秒钟内完成。各营经过几个月艰苦训练,都掌握了这种“近快战法”。

与此同时,空军领导机关又对自年初以来U2飞机17架次侦察大陆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分析表明,其中有6架次的飞行路线经过了浙、赣交界的衢州、江山、弋阳、上饶一带。据此,地空导弹部队的4个营调到这一带机动作战。

19631029,成钧来到上饶检查工作,发现有些工作尚未就绪,即于1031日主持召开营职干部会议,进一步明确作战指导思想,督促落实“近快战法”。会议开始不久就接到报告:一架U2飞机从温州上空窜入大陆,随后沿衢州以东地空导弹集群的外侧飞过,向西北方向飞去。

成钧分析,这架U2飞机到西北地区侦察后,回航时可能经过本设伏地区,所以地空导弹部队还有几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于是,当即决定“进来不理它,准备打回窜”。接着,成钧指示参加会议的两位营长岳振华和杜先照马上赶回阵地,抓紧做好打回窜准备。成钧说:“这一次U2来了,只要在作战预案范围之内,你们大胆地打!错了,由我负责;如果误了战机,你们要负责。打仗,哪有只准打胜的!只要经得起检查(就行),没有打好,只找教训,不追究责任。”最后,他又嘱咐道:“近战歼敌,这是最关键的一着。只有近战,才能歼敌。地空导弹部队的近战,就是压缩开天线的距离。近到什么程度?我看主攻营3638公里,佯动营4550公里,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灵活运用。这次作战,你们4个营在一起,有主攻的,有助攻的,也有佯动的,大家一定要树立起集体作战思想,不管哪个营打下敌机,大家都有功。”

1115分,这架U2飞机从鼎新地区沿原航线折返。当该机快到武汉附近时,成钧令各营准备战斗。当U2飞机飞过九江上空,向空军地空导弹某营阵地接近时,集群指挥员报经成钧同意,正式下达作战命令:“你营负责消灭敌机,其他各营做好佯动和发射准备,制导雷达开天线距离压缩到37公里以内。”当目标指示雷达报告在180公里处发现U2飞机时,成钧再次指示部队:“要沉着应战,不要慌。”

U2飞机距二营阵地70公里时,该营使用松—9型炮瞄雷达接替513型雷达指示目标。然而在飞机距离阵地39公里,地空导弹部队正要测定发射诸元,制导雷达即将打开天线时,炮瞄雷达却突然丢失目标。在这紧急关头,营长岳振华立即改用513雷达测定发射诸元。当U2飞机距离阵地35公里时,二营立即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在8秒钟内连续发射3枚导弹。随着导弹的腾空,U2飞机被击中爆炸,残骸坠落于江西广丰县万罗山附近。

清理战场时,部队从敌机残骸中找到了机载电子设备,成钧如获至宝,把它运回北京,迅速组织人员对其进行研究分析,不久便研制出了“反电子预警1号和反电子预警2号”设备,我地对空导弹部队更是如虎添翼。

为了防止敌机进入内地纵深地区,保护国家秘密,成钧与刘亚楼司令员商议,将地空导弹二营机动到福建沿海设伏,以寻找新的战机,主动打击国民党空军的窜扰活动。

19645月初,成钧率工作组到达福建漳州,实地察看预选阵地。通过察看,发现阵地不符合战术要求,便率领空军地空导弹二营的干部重新勘选阵地。那天,他们爬坡上坎在大雨中找了一天也未找到合适的阵地。在返回的路上,偶然看见有一处茂密的树林,便一头钻了进去。经察看认为,该处作为伏击阵地是一个比较好地方,成钧当即拍板“在此设伏”。

77,国民党空军一架U2飞机从南面向漳州的设伏地飞来。当敌机距离二营32.5公里时,该营开启了制导雷达天线和“反电子预警1号”,这个刚刚研制的设备马上就派上用场、发挥了作用。很快,制导雷达就抓住目标,不到3秒钟就完成了导弹发射前的操纵动作,接着3枚导弹接连发射,干净利落地将U2飞机击落。

78,成钧陪同刘亚楼到达二营阵地,看望和慰问部队。在总结经验时,成钧将此次战斗的胜利归结为政治思想、作战指挥、战斗操作、兵器保障都过硬,简称地空导弹部队“战术技术四过硬”。

1016,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西部地区试爆成功以后,美国和台湾当局急于获取军事情报,在两个月内就出动U2飞机11架次进入大陆上空侦察,其中到兰州、包头地区达6架次。为了打击U2飞机的猖狂活动,空军将地空导弹二营转移到兰州中堡地区。

1126凌晨,国民党空军一架U2飞机经福建连江窜至兰州。地空导弹二营在该机经过中堡设伏阵地时发射了3枚导弹,却没有命中目标。

为了查找原因,成钧率工作组于当日赶到现场,把机动设伏的各营干部召集起来一起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成钧在会上对营长们说:仗没有打好,对中央、对军委、对总部首长,天大的责任,我一人承担,没有你们的事!空军党委分工我管地空导弹部队和国土防空的事嘛!空军党委决定,对你们不追究责任。可是,我把话说清楚,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不等于你们没有责任。你们是有责任的!你们的责任就是把战斗失利的真正原因找出来,把改进的办法找出来……

后来发现,原因是U2飞机新加装了角度欺骗回答式干扰。找出原因后,大家经过研究认为,在制导雷达上加装“反电子预警2号”可以对付U2飞机的这种干扰。于是,成钧率领地空导弹部队各营干部和有关人员到青海湖附近观看安装了“反电子预警2号”的地空导弹的发射试验。实验十分成功,成钧决定马上在各营的制导雷达上都加装“反电子预警2号”设备。

1965110夜,国民党空军又一架U2飞机从山东海阳上空窜入,经黄骅、大同,飞向包头。隐蔽设伏在该地的空军地空导弹一营在距敌机44公里时打开制导雷达天线,连续发射3枚导弹,U2飞机上的预警装置和干扰系统还未来得及使用,飞机就被击落了。

11日早晨,成钧率工作组赶到包头。在清理U2飞机残骸现场时,发现了一个类似副油箱的“电子干扰吊舱”,英文标志为“13系统A”。该系统虽然安装了自爆装置,但由于其导线被弹片削断,未能引爆。成钧指示有关部门对其进行修复研究,很快,“13系统”的机制便被弄清楚,于是“反电子干扰1号”和“反电子干扰2号”设备先后研制成功。尤其是后者,在196798日嘉兴战斗中发挥了作用,第5次击落U2飞机。

成钧在组织部队担负国土防空作战任务中,多谋善断,精心谋划,精心指挥,多次击落U2型高空侦察机,受到了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的称赞。

(选自《龙门阵》2006年第10期)

  评论这张
 
阅读(10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