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我的“赤脚岁月”  

2013-04-15 16:24:55|  分类: 阅世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重庆·江义高

  星期天,我和女儿一起在书房整理书籍、文稿,偶然间,我翻出了我的初中毕业照。这张黑白照片摄于1965年6月20日,虽然已经发黄,可同学们的形象都清晰可辨。我细细地审视着这张照片,除了感慨岁月无情外,更对照片中的自己和三分之二以上的同学都是“光脚板”(赤脚)深有感触。我把照片递给女儿,说:“你看,你老爸初中毕业时连一双鞋都穿不起。”她接过后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问了句:“连女娃儿都打光脚板呀?”我点了点头。她十分“在行”地说:“你们那个年代是这样噻!”我听后,心里更是涌出一种难以言表的苦涩,一些关于鞋的往事不由自主地浮现在我眼前。
  是的,正如女儿所说,那个年代确实“是这样的”。“文化大革命”时,我们“重庆一中红卫兵八·一五战斗团”的3号勤务员李某因常年打“光脚板”而获得“赤脚大仙”的外号;1966年12月4日,重庆大田湾体育场召开“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重庆大学红卫兵八·一五战斗团”抬着巨幅毛主席画像,雄赳赳气昂昂地步入会场,其中的“战士”们也不乏赤脚者;而我,从小学四年级到初中二年级(1960年到1964年)5年间,没有一双属于自己的鞋。现在的年轻人对此是很难相信的,可这却是千真万确的!
  那些年我家住在重庆市郊嘉陵江边一个叫“井口”的小镇上,父母常年穿着草鞋在码头上当装卸工,艰难地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那时普通人家的大人小孩穿的鞋大多是自己做的,很少花钱去商店买。而我母亲生性粗犷,干体力劳动是一把好手,却不会“女红”,在我的记忆中,她从没动过针线。我家兄弟姐妹多,那几年正处“灾荒”时期,父母的收入仅够全家人填饱肚皮,没有多余的钱给孩子们买鞋,我们几个就只有打“光脚板”的命了。白天打着光脚到处跑,晚上等父母洗过脚上床后,把他们的草鞋提来,胡乱洗过脚后,再趿拉着他们的鞋钻进被窝,第二天又光着脚到处跑。热天打光脚无所谓,冬天就苦了。尽管由于常年打光脚,脚底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老茧,踩在冰凉的地上尚能“适应”,可脚背、脚后跟却满是冻疮和裂口。晚上脚在被窝里暖热后,冻疮奇痒难忍,只得没命地抓挠,抓破了皮是常有的事。白天,脚后跟的裂口淌出血来,结成半凝固的冰粘在后跟上,疼得无法忍受。有一次,父亲见我们弟兄脚后跟的口子裂得太厉害,心疼地对我们说,可以用柏树皮里层的“绒”来敷,他当娃儿时也是这么办的,还告诉了我们具体办法。于是我和哥哥就拿着柴刀到嘉陵江边的柏树上去剥柏树皮。剥来树皮后,我们将表皮的硬质去掉,用刀背将树皮剩下的部分捣茸,然后将其敷在裂口上,再用一块旧布裹起来,这样裂口处痛得就不那么厉害了。
  1961年冬天,我曾和拥有一双鞋的机会擦肩而过。那时我大姐已经工作了,她见母亲常年穿着草鞋在码头上劳作,于心不忍,就千方百计地省出了一双劳保鞋送给母亲穿,那是一双35码翻毛黄色劳保皮鞋。母亲穿了一天,感觉极好,但她可怜我长年光脚,想把这双鞋给我穿,可我人小,鞋穿起来太大,她就托一位在街头擦皮鞋的邻居把这双鞋摆在他的摊边卖掉,标价3元5角,企图以卖得的钱给我买一双合适的鞋。得此消息后我高兴坏了,时刻盼望着这双鞋能早点卖出去,以圆我的穿鞋梦。我每天数次远远观望邻居的擦鞋摊,看那双鞋卖出去了没有。有一天中午放学路过那儿时,我看见一个人提着那双鞋,向邻居询问什么。我兴奋得心里“咚咚”直跳,以为那双鞋可以出手了。谁知那人问过之后,又把鞋放在地上,默默地走了。我的心一下子又冷了起来。3天过去了,这双鞋还没有卖出去。邻居对我母亲说,标价高了,卖不掉。我母亲就把价格降到3元,后来又降到了2.5元,最后又降到2元,但七八天过去了,仍没卖掉。母亲一气之下说:“不卖了!”我的穿鞋梦也就此破灭。
  直到1964年下半年我读初三上学期时,才终于有了一双属于自己的鞋!
  我大姐是个细心而勤俭的人,她是个汽车修理工,工作中要用砂布擦拭汽车零配件上的锈迹,每次擦拭完,她都会悄悄地把废旧砂布收集起来,用水泡上一个礼拜甚至更长时间,然后洗净残存在上面的砂粒,便得到了一块块巴掌大的“布”。日积月累,她竟积储了好几斤这样的“布”。那时她已经结婚,并有了一个小孩,小孩由在璧山县城闲居的婆母照看。一次她回婆母那儿看孩子,顺便把那几斤“布”也带了回去。婆母见了这些“布”高兴不已,用它镶了两床被单,补了一些破衣服,还剩了一些,就对大姐说,给你娘家的老五(我的排行)做一双鞋吧。因我与大姐的婆母从没见过面,她只从大姐嘴里知道,我已经15岁了,正读初中三年级,她便按照想象中15岁男孩脚的大小,用那些巴掌大的“布”拼凑了一双布鞋。十多天后,姐姐把那双鞋给了我,我心中的高兴自不必说,可等我穿上后,却大失所望,那双鞋太大了,至少比我的脚长出五分之一!但不管怎么说,我毕竟有了一双属于自己的鞋!我把它当宝贝似的珍藏着,只在晚上洗脚后做作业时穿一会儿,白天仍打光脚。
  不久,学校组织我们去市中区枇杷山公园参观。那儿是当时重庆市区最高的地方,山顶上有一个“两江亭”,站在亭上可以俯瞰长江、嘉陵江,参观完后每人要写一篇作文《两江亭记》。母亲嘱咐我进城参观时一定要把鞋穿上,以免人家嫌我是打光脚的“乡巴佬”,于是我穿上了那双肥大的鞋。
  从学校到枇杷山公园有三四十里路,乘公共汽车要4角5分钱。为保证参观的正常进行,学校规定学生们去时要集体乘车,回来时自便。为了节省这4角5分钱,我和班上大多数同学一样,决定步行回家。去的时候乘车,我穿上那双肥大的布鞋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回来时就麻烦了,因鞋太大,走路时我的脚在鞋里面荡得厉害,走起路来十分吃力。我最要好的同学张华给我出点子,说在鞋里头塞点纸试试。于是我在鞋子里面塞了一些废纸,走起路来似乎要好一点了,可这只能解决“前后”的问题,“左右”两边太大的问题依然没办法解决。因此,我行走的速度明显比同学们慢,每过几分钟,我就要跑一段才能赶上大家。如此这般走了几里路后,张华说:“你干脆把鞋子脱了,打光脚板还好点。”一句话提醒了我,于是我脱了鞋,用双手提着,打着光脚板从城里走回了家。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物资丰富了起来,人们再也不缺吃少穿了。那年搬家,我们一家3口各式各样的鞋收集在一起,竟然有近100双!真感谢改革开放给老百姓带来的实惠!我对女儿说:“虽然‘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可我们却不能忘记。”她听后,瞪了我一眼说:“老古董!”
       四川《龙门阵》杂志2013年第2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