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鼙鼓惊破 “大上海计划”之梦  

2013-04-15 16:48:05|  分类: 稗官野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上海·肖舟

  在今天很多人眼里,上海是座名副其实的魅力之都,这里有熙来攘往的南京路、淮海路、静安寺、徐家汇,还有浦东新区高耸入云的环球金融中心、标志性建筑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处处都是世人瞩目的焦点。正因为上海如此繁华,如此之“大”,才被称为“大上海”。举目四望,全中国没有哪座城市像上海这样,在市名前曾被或能被冠以“大”字了。
  2012年6月9日,为喜迎“中国文化遗产日”,上海市文物局免费向公众开放了旧上海特别市政府、江湾体育场等80处近现代文物建筑,每一处建筑都承载着上海的历史和文化信息,尤其是近80年前建成的“大上海计划”核心建筑——旧上海特别市政府办公大楼,还在无声地向后人讲述着“大上海”那段鲜为人知的屈辱历史。

  
  鸦片战争之后,西方列强根据强加给中国的各种不平等条约在上海划定租界,并在租界内设立司法、审判、警察、监狱、市政管理机关和税收机关等殖民统治机构。到了20世纪初,租界地横贯上海市区,已将华界的南市、闸北阻隔为二,成为西方列强的“国中之国”,上海市民由北入南,均需假道租界。国人对此痛心疾首,而殖民者却意犹未尽,居然又抛出一个“大上海计划”,意欲将南市、闸北全部并入租界,将上海县治迁到闵行。此议既出,国人震惊,“亦谋自行规划以抗之”。
  其实,早在民国8年(1919年),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实业计划》一书中就曾提出:“上海现在虽已成为全中国最大之商港,而苟长此不变,则无以适合于将来为世界商港之需用与要求”,进而提出“于上海建一世界商港”的设想。1927年7月,中华民国上海特别市政府宣告成立,为了谋求自己管辖区的发展,上海特别市政府根据孙中山先生的《建国大纲》,多次提出城市建设计划草案,并于1929年7月在上海特别市政府第123次会议通过了“大上海计划”,将北邻新商港、南接租界、东近黄浦江,地势平坦的江湾一带(占地面积约7000亩、合460公顷土地)划为市中心区域。
  民国政府之所以相中了位于上海东北角的江湾,是因为此地东邻黄浦江,南近租界,既有建设深水码头的优越自然条件,又有与海港直接相衔的北站延伸铁道,水陆交通极为便利。同时这里平畴辽阔,少有住宅需要动迁,可收平地建设之功,却无改造旧区之烦。此后“新市区”还可南北推展,开发潜力很大。1930年,由中国建筑界一代宗师董大猷亲自设计的“大上海计划”在江湾7000余亩的田野上破土动工了,280万上海市民的眼光聚焦江湾。
  
  董大猷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在美国留洋6年,但他心系祖国,毅然放弃国外优渥的生活待遇,回来报效祖国。1929年,董大猷领中国建筑家学会会长之衔,出任“新上海市中心区建设委员会”顾问兼建筑师办事处主任,全身心地投入到“新上海中心区”的建设之中。董大猷设计的“新上海中心区”南傍翔殷路,北倚闸殷路,西临淞沪路,东至黄浦江;规划建造行政区、商业区、住宅区3大部分,主要建筑有民国上海特别市政府大厦(今为清源环路650号上海体育学院院部)、上海图书馆(今黑山路181号同济中学内)、上海历史博物馆(今长海路174号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内)、上海运动场(今国和路346号江湾体育场)、上海市立医院(今长海路174号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国立音乐专科学校(今民京路918号公安部上海822厂内)、三十六宅(今市光路、民府路36幢别墅群)、航空协会会所及陈列馆(今长海路174号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内)等,另外还有纪念塔、喷水池、美术馆、文化宫以及五孔巨型牌楼等。
  区内公路以五角场环岛为圆心,呈放射状向四面八方延伸,100多条道路纵横交错,密如蛛网。这些道路的路名,一改租界采用西文译音命名的惯例,分别以“中、华、民、国、上、海、市、政、府”为街名的首字,具有浓烈的政治色彩和现实意义。五角场周围东西向的路名以“政”字打头,南北向的路名以“国”字为首,如政通路、政肃路、政府路,国权路、国顺路、国济路,置身五角场,让人倍觉庄严。而行政区域的规划如同一个“中”字,以“新市政府大厦”为中心,向正西、正东、正北、正南开辟4条主干道,分别为三民路(今三门路)、五权路(今民星路)、世界路(与今同)、大同路(未建成),鲜明地反映了当时国民政府“三民五权”与“世界大同”的政治主张。
  可工程尚未过半,日本人就来了。1932年1月28日,日军悍然在上海挑起战端,正在建设中的江湾一带首当其冲。政府无能,时局危浅,“一·二八”之后,停战协议规定,中国军队从此不得在沪驻扎。国将不国,新市何存!望着遍体鳞伤的工地建筑,董大猷心如死灰。
  
  1933年10月10日,“新上海市政府大厦”竣工,举行落成典礼那天,市政大厦门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足足有10万人,老百姓兴高采烈地来观看。天上飞来9架中国空军飞机,组成编队,场面煞是壮观。“市政府大厦”的西侧,是名噪一时的高级住宅区——“三十六宅”。百岁老人汤兰生既是当年“三十六宅”的建造者,又是后来的看护者,还是今天的居住者,他对“三十六宅”的旧事了如指掌。
  汤老先生已不能走动,他坐在藤椅中,靠3只枕头撑起腰背,话语凝重而缓慢:“‘三十六宅’是当年根据‘大上海计划’首批建造的36栋新式花园洋房。当年建造‘三十六宅’时,施工要求很严,每幢楼形体各异,完工后特别引人注目,达官巨贾纷至沓来,很快就以大洋1.5万元至4万元的高价卖完。记得当时在‘三十六宅’沿街还造了一排店铺门面房,冠生园等十多家老字号店都在这里开了分号。南面有菜场,北头有银行,当时,颇有点人气。”
  然而好景不长,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日本鬼子又打了进来,居民纷纷逃难,一时人去楼空。豪华的“三十六宅”被炸毁6栋,剩下的30栋成了日本军官的家宅。
  日寇入侵上海,市政府进驻新大厦才不过3年多,簇新的“新上海中心区”转眼就成了鬼子兵驻军大本营。国破山河在,草木皆惊心。市政大厦入口处镌刻的文字说:“此举也(国民党市政府迁入新上海),实所以挽回沪市90年来太阿倒持之局,使之大上海计划,操之自我!”
  90年“倒持之局”,岂能是一座“市府新厦”所能挽回?
  
  1937年底,上海沦陷,日本鬼子入城后,烧杀抢掠,又急需屯兵之处,但华界破烂,租界一时又不敢越步,便看中了已有相当规模的江湾五角场“无主建筑”。
  1938年10月16日,日军扶持大汉奸傅筱庵担任上海市长,进驻“市府新厦”,组建伪市政府,帮助日本军队维持上海统治,破坏抗日,捕杀抗日军民。
  傅筱庵进驻五角场新市政府办公大楼后,还把五角场地区的一些路名改成日伪名称。国人对他这一连串卖国行为深恶痛绝,在沪抗日地下组织对他进行了两次行刺,均因其保卫严密而未能成功。1940年10月11日凌晨,军统上海区第2行动大队特工成功策反傅筱庵的厨师朱升源,将其刀毙于上海市虹口日租界的傅宅书房中。次日,重庆《大公报》报道,傅被砍3刀,“一在眼部,一在下颏,一在颈部,尤以颈部伤势最重,头颅几将割断”。随后,继任者陈公博也频频出入于五角场“市府新厦”。
  原“新上海中心区”的所有路名被日伪悉数更改,以“中、日、协、同、建、立、新、东、亚”9字取代“中、华、民、国、上、海、市、政、府”,作为路名的首字,于是,出现了中原路、日旭路、协睦路、同化路、建同路、立新路、新民路、东和路、亚民路等路名,日寇霸我领土之野心昭然若揭。
  除此之外,日军还掀翻了“市府新厦”楼前国父孙中山铜像,撬下了“市府新厦”门庭上的雕花石榴,将铜像和石榴作为战利品运回东京。二战后期,日军战略物资极度匮乏,他们竟将国父铜像回炉熔化,制作成射杀中国人民的子弹。
  侵华日军占领上海不久,国民党政府以江湾五角场为中心实施的“大上海计划”便毁于一旦,但日寇对这个计划“情有独钟”,就以此为模本,着手炮制“上海大都市计划”。1938年初,日本特务部通过陆军部木土局罗致建筑人才。同年3月,日考察队来上海考察,在四川路阿瑞里(原闸北水电厂办公楼)设办事处,9月制定出“上海大都市计划”和“实施方案”。由陆军特务部部长原田少将等日方代表与汉奸政府“协商”,以“中日合作”的名义,制定“上海大都市建设计划章程”,筹建公司负责具体实施。9月2日,由日、伪双方各出5人成立委员会。“上海大都市计划”的重点是五角场地区,计划将这一地区建成移民56万、建筑面积2240万平方米的新殖民区,并与虹口、杨浦等日军控制区连成一片,以便限制美英法的租界势力,有效控制整个上海。
  倘若该计划得逞,日本在沪人数将占上海市区全部人口五分之一强!届时上海的江湾将沦为日本的“国外之县”。在这个计划中,政肃路周边的房子为日本空军宿舍,大八寺驻扎日军骑兵部队,东体育会路为日军特种部队驻地,建造于翔殷路、黄兴路转角处的扇形办公大楼与四平路、邯郸路交会口的华中派遣军司令部大楼遥相呼应,成为侵华日军对我华中和上海军事、经济侵略的最高机关。更有甚者,日寇强行圈地8平方公里,建造海军飞机场(后为江湾机场),该机场内原1华里长的街市、400多年历史的殷行古镇及周边68个村庄、6000间民宅,悉被焚于一炬。
  
  “市府新厦”作为府治,废止于1943年。此时,中国抗战胜利曙光已现,英、美政府也早在1942年10月10日发表声明,放弃在中国的特权(租界),并将于1943年1月11日与中国国民政府正式签署相关文件。“收回租界”、“还我主权”,这是中国仁人志士为之奋斗百年的目标。四面楚歌中的日伪政权惊恐不安,为了骗人心、抢旗帜,居然抢先在1943年1月9日,由汪伪政府出面,滑稽地宣布“中国”对英、美宣战。在同一天,日本联络欧洲个别伪政权宣布放弃在华的租界“特权”。
  这是大势将去的日寇在上海上演的一出蹩脚双簧!且不说汪伪政权是一个纸糊傀儡,有何面目代表中国对英、美宣战,更可笑的是,日本太过惺惺作态:偷袭珍珠港后,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立即占领了上海的公共租界,此时上海已完全成为日本的掌中物,还说什么“联络欧洲个别政权归还租界”!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日伪政权组建的“上海市政府”,装模作样、煞有介事地搬离了五角场的“市府新厦”,一路招摇过市,搬到市区江西中路(后为上海市民政局大楼)。
  自此,曾经喧嚣一时的江湾逐渐归于沉寂。
  若干年后,人们怀着满腔的悲愤,又一次回望五角场。据当地居民多次反映,二战期间,日军为了掩蔽军队、军火和侨民,在五角场黄兴路、翔殷路一带修筑了大量地下工程。施工是在极端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工程进口两旁村落全被拆光,日军昼夜看守,发现有人窥看,格杀勿论。经过仔细勘探,发现7处总长7100余米的大型地下隧道。如此巨大的工程,到底用了多少中国劳工?直到地道被发现,始终没找到一个参加挖地道的活人作证。然而,在其中一处地道入口的洞壁上,发现一块水泥板,上面用带血的指甲刻着“中国好比主人,日本鬼子好比狗”13个汉字。也许是在极端绝望时,这位中国劳工刻下最后一行血泪控诉,这又何尝不是对国家主权最沉重的一次呼唤!
  1949年,解放战争的隆隆炮声,震撼了这座百年屈辱的城市。5月28日,弄堂里的人家推开窗户,听到清亮的鼓角声,斑斓的色彩随着鼓声渐行渐远,接着,一队年轻的士兵擎着鲜红的旗帜,穿巷而过。共产党的军队解放了上海,这座“东方巴黎”正式进入了红色时代。
  上海解放这天创刊的《解放日报》,在题为“庆祝大上海的解放”发刊词中写道:“我们当着大上海解放的日子,站在这中国历史转变关头,我们应该庆祝,应该快乐,应该扬眉吐气。看吧!一个被侵略、被损害的古旧的中国的历史,已经完结;一个独立的、自由的新中国的历史,已经开端。历史证明了,中国人民的革命创造力,是多么雄伟,多么坚强……以大上海之解放为标志的中国人民的翻身,正如历史上所有的大革命的凯旋一样,最有力地再一次证明,这个真理是值得我们在庆祝大上海解放的欢乐声中,来郑重传扬,来深切回味的。”
  ……
  征往史而昭来者。清王朝昏庸、旧政权腐败、侵略者无道,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真正当家做主,才能救中国,才能兴上海!
       四川《龙门阵》杂志2013年第4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