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儿时看蚂蚁搬家、打架  

2013-04-16 10:13:41|  分类: 自然与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李成忠

  解放前,家乡洪雅相沿成俗,儿童5岁才送学校启蒙。当时洪雅城没有幼儿园,也没有学前班,不满5岁的儿童只能在家里闲耍。好动是幼儿的天性,若有家人逗着玩,或有邻居小伙伴一起耍,时间还好混。但我的家人整天为生计忙碌,无暇逗我玩,又没有邻居小伙伴一起打发时光,我独自玩耍实在没劲。不甘寂寞的我,找到了自娱自乐的好方法——看蚂蚁子搬家、打架。
  洪雅民间称蚂蚁为蚂蚁子,那时,无论家中或野地,随处可见这种由头、腹、尾3部分组成,有两根触须和6条细腿的小精灵。我家天井旁的屋檐下,是观看蚂蚁子活动的最佳场地,那儿无论阴晴风雨都能见到蚂蚁,而且地方僻静,不受人干扰。
  常在我家屋檐下活动的蚂蚁有两种:一为黄蚂蚁,一为黑蚂蚁。黄蚂蚁个头小,负责搬运的工蚁只有米粒那样大,负责打仗的兵蚁体型要大一倍左右。黑蚂蚁个头大,体型要比黄蚂蚁大一倍以上。黄、黑蚂蚁平时互不相扰,但在争抢食物时,就会发生恶战。
  夏季下暴雨前,天气闷热,低洼巢穴里的蚂蚁常常倾巢出动,搬迁到较高地方居住,以免遭水淹。只要在屋檐下发现蚂蚁搬家的队伍,我就会蹲在旁边,饶有兴趣地观看。蹲累了就趴在凉爽的雅石地板上,两肘支地,两手托腮,目不转睛地看半天,看得津津有味。
  蚂蚁搬家阵容庞大,常以体型粗壮、生性强悍的兵蚁开道,后面紧跟搬运食物和蚁卵的工蚁,几路纵队齐头并进。工蚁队伍的两侧也有兵蚁保护;队伍中还时而夹杂着一些平时难以见到的体型与兵蚁相似,却长有翅膀的蚂蚁。当时不明白,为什么大多数蚂蚁没翅膀,少数蚂蚁却有翅膀?直到读初中上生物课时才知道,蚁后繁殖的大量后代中,会有少量长翅膀的有生殖能力的雄蚁和雌蚁,它们中的一部分会离开原来的巢穴,雄蚁交配不久后死亡,留下“遗孀”雌蚁孤独生活,雌蚁交配后翅膀脱落,另找适宜的场所筑巢,开启新的生活。
  老巢里要搬运的东西太多,必须往返多次才能搬运完毕,所以搬家蚂蚁队伍通常是由一来一往两路大军组成:奔新巢的工蚁全部负重在身,不是嘴里含着白色蚁卵,就是叼着食物匆匆行走;而返回老巢的蚂蚁,全部轻装急行。来回两路蚂蚁大军,如两条出山溪流,奔腾不息,滚滚向前,煞是壮观……有时看的时间久了,我竟趴在凉爽的雅石地板上睡着了。
  蚂蚁不搬家时,如果想看大队蚂蚁活动,只要将几只苍蝇或蚱蜢尸体作诱饵,放在有蚂蚁经过的地方,就能招来搬运食物的蚂蚁队伍。我常常边放诱饵边唱儿歌:“蚂蚁子,歇下气,抬个苍蝇(蚱蜢)打牙祭。”
  最先发现诱饵的蚂蚁,会通过头上的触须,很快将信息传送给同类,或奔回蚁穴报信。看到这种情景,我便乐呵呵地唱着儿歌,催促蚂蚁回巢报信:“蚂蚁子,别贪耍,报信回来吃朒朒(读音‘嘎嘎’,川西方言,儿童对肉的称呼)。叫兵来,叫官来,一起来把苍蝇(蚱蜢)抬。”在我幼小的心目中,体型细小的工蚁是“兵”,体型粗大的兵蚁是“官”。
  得到信息的蚂蚁,会以最快的速度奔向诱饵,并根据食物的大小和重量来部署兵力。一只死苍蝇只需几只蚂蚁搬运;一只死蚱蜢则需几十甚至更多蚂蚁搬运。蚂蚁们齐心协力,推的推,拉的拉,顶的顶,拽的拽,浩浩荡荡地把食物搬回蚁穴。此时我在旁边看得兴趣盎然,还会唱儿歌为蚂蚁助兴:“蚂蚁子,气力大,再重东西都不怕。一个叼,两个抬,三个四个顶起来……”
  有时,诱饵同时被觅食的黄蚂蚁和黑蚂蚁发现,各自通知同类来搬运,一场争夺猎物的打斗就在所难免。打斗场面相当惨烈,黄、黑蚂蚁各不相让,互相撕咬,咬得难解难分,数量多的一方往往是胜者。战斗结束时,满地都是蚂蚁尸体,胜利一方的蚂蚁便雄赳赳气昂昂地将抢到的食物搬回巢,留下一小部分和败者一同打扫战场,将同伴的残肢断体搬回蚁穴。
  吃斋念佛、走路都怕踩死蚂蚁的老祖母常常告诫我:“别看蚂蚁子小,也是鲜活的生灵,平白无故弄死它,会遭报应的。”我虽不理解祖母讲述的这类“众生平等”的佛理,依然能受到“爱护弱小生命,同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启蒙教育,所以我从来不干伤害蚂蚁的事。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进入21世纪,随着改造城镇住房的步伐加快,现在洪雅县城鳞次栉比地竖起一栋栋钢筋混凝土楼房,蚂蚁失去了构筑蚁穴的领地,再加上除虫剂的使用,平时已很难看到蚂蚁的踪影,更没有机会看它们搬家、打架了。 “变形金刚”及各类电子玩具进入平常百姓家,也使今天的儿童失去了接近自然,看蚂蚁搬家、打架的兴趣。古稀之年的我,常常思考一个问题:这是不是社会进步的必然代价呢?
    四川《龙门阵》杂志2013年第4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