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文革”时期迎芒果  

2013-04-19 13:33:04|  分类: 阅世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双陈

  1968年8月7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报道,国际友人访华时给伟大领袖毛主席送来一篮芒果,伟大领袖舍不得吃,将这篮珍贵的礼物转赠给首都工人阶级。那时伟大领袖号召“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并派大量工宣队进驻各单位“主持工作”,工人阶级获此厚赠,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只是不知道何人发起,又将珍贵礼物——金芒果赠给全国人民,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接芒果运动在中国大地上开展起来。
  那个时候,全国有8亿多人口,设若减去不在人民之列的“地、富、反、坏、右”分子,满打满算全国也还有8亿人。伟大领袖的这一篮芒果,就算平均个头只有小孩拳头般大,也不过百十来个,如果摊到8亿人民头上,只有800万分之一个芒果,就是让当时被称作“臭老九”的数学家华罗庚、何鲁来分配,恐怕也拿不下来。为了不让全国人民吃到腐烂的芒果而上吐下泻,影响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更为了让伟大领袖送给人民的礼物永远金光闪闪,工宣队领导(实际上是中央警卫团)立刻请北京轻工系统的技术人员按照鲜芒果的大小、外观、形状、气味研制出塑料仿真芒果,转送给8亿人民,所以人们接的芒果不是真家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赝品。也就是说,世界上明知道是假货还兴高采烈地去迎接的人们,恐怕只有“文革”时期狂热的中国民众!
  按照领导们的规定,10月30号这天,是川东某县城接芒果的大喜日子。约摸早晨6点,我这个有所谓严重思想问题、等待处理的、一直被排除在接芒果运动之外的人被屋外震耳欲聋的高音喇叭吼醒,然后又听到居委会的头头来敲门,通知我去排队,到北门外接芒果。我虽然不是受宠若惊,却也不敢怠慢,早饭也来不及吃就赶紧出门了。
  出门时,天未亮,还下着小雨,到处黑漆漆、冷飕飕的,只听见远处喧天的锣鼓声和周边人们兴奋激动的说笑声,以及窸窸窣窣快步走路的声音,我跟着大队人马在坑洼、泥泞的路上走着。
  前面,锣鼓停了,有人吹口哨,随即一个庄严洪亮的声音响起:“革命的同志们,我们接伟大领袖送来的礼物,光不光荣呀?”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光荣!”“神不神圣呀?”“神圣!”于是呼口号、喊万岁,响成一片。接下来锣鼓又起,有人开始唱语录歌、样板戏、革命歌曲,一片欢腾。有首歌唱道:
天上的云彩一片片,
地上的人流似浪潮。
毛主席送来金芒果,
千家万户仰头看。
芒果啊,你是朝阳光万道,
咱心里总是越看越心甜。
毛主席的礼物珍贵无比,
工人阶级的荣誉浩瀚无边。
让我们循着芒果的光辉阔步前进,
认真搞好斗批改!
  天逐渐凉了,雾霭中的人们依旧只听得见声音,看不清脸面。雨越下越大,淋了锣,湿了鼓,闷响闷响的,打湿了人们的衣服和头发,一个个都像落汤鸡似的。那位专门调动人们情绪的人又扯开洪亮的嗓子吼道:“苦不苦,想想红军长征二万五!累不累,革命到底不后退!”我们也群情激昂地跟着他吼了一通。
  又过了些时候,雨更大了,但雨再大,也可以忍受;人们也折腾累了,但再累,也能够克服。然而,人们的情绪还是渐渐低落,唱歌的、呼口号的,衰颓下去,最后停了。
  中午到了,送芒果的车队还没有来,大家纷纷凑钱凑粮票,派人回去买了些馒头,一人吃两个。那年头,有自来水的人家很少,附近的贫下中农又住得太远,没有水喝,只好干吃馒头。可大家嚷了一上午,喉咙里早冒烟了,干吃馒头也不容易,只见人们都伸着脖颈将馒头强咽下去。又等到晚上,连芒果的影子也没看见,大家只好蔫巴巴回去了。
  第二天仍然去接,领导要求更早、更虔诚、更隆重。鉴于昨天的教训,大多数人都吃了早饭,带了干粮,有的还用水壶灌满了水。本以为如果今天还是接不到,大家回去得再早也得像昨天散去的时候。
  谁知不然!不到下午5点,就远远地看到一队军车缓缓驶来,车上全是荷枪实弹的战士。车前,众军人簇拥着一个玻璃盒,内装红绒面垫底的一个长约20厘米、宽约十五六厘米椭圆形的东西,当然是“芒果”了。吉普车门打开,出来一位身穿4个兜(当年不标军衔,干部穿4个兜的军服,战士穿两个兜的军服)军服、中等身材、神色庄严的军人,郑重地从战士手中接过玻璃盒,恭敬地捧着,举至头顶,疾速地朝夹道迎接的人群中间走过去。
  顿时,人群爆发出一片雷鸣般的吼声:“毛主席万岁!”人们狂热地高举双手吼啊、跳啊……红旗在飘,锣鼓在响,有人还跳起了忠字舞,唱道:“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从远离车站的旷野,到通往城区蜿蜒的路上,处处都展开了隆重的、热烈的、声势浩大的接芒果仪式。
  啊,我认出了,这不是军分区政委梁万华吗?他就这样神圣而又庄重地捧着金芒果,走过城区的大街小巷,一直未更换姿势——我真担心他的手软了,芒果从他头上掉下来。接芒果仪式,一直到傍晚时分才在这座川东小城平静下来。
  仪式结束后,金芒果交由众战士捧着,梁万华坐进吉普,军车继续前行,要到另一座县城。估计另一座县城的人们接到这芒果,当在午夜之后。
  “五类分子”虽然没有资格接芒果,却也并不是无所事事,而是被撵离接送芒果仪式现场50公里后,芒果一送走就得马上回来,打扫卫生,清理街道。
  时隔多年,看到市场上到处都在卖芒果,芒果已不再那么珍贵,而且走进寻常百姓家,不禁感慨万千。其实芒果本不是稀罕物,只可惜当年接芒果的人,他们的赤诚、热爱和敬仰之心被玩弄,是一件多么不应该的事;而那些为了接芒果而不顾危险,硬要加入其列的人,有的竟被活活打死,更是一件多么不幸的事。
   四川《龙门阵》杂志2013年第5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