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门阵》杂志的博客

展示大千风情、世相,浓缩奇味社会、人生;吃川菜,品川茶,喝川酒,读《龙门阵》。

 
 
 

日志

 
 

阳安庙戏  

2013-04-19 15:32:44|  分类: 风土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陈水章

  据川剧老艺人钟华彩回忆,20世纪三四十年代,每年农历六月初,简阳市阳安城北街的城隍庙都要举办一系列规模盛大的庙会活动,其中“庙戏”最引人注目,也最受民众欢迎。
  为了办好这场庙戏,简城的一位幺公(即简城的舵把子,也是某帮会的会首)三四月间就开始着手准备了。他先出面,约请简城、石桥等地有名的帮会首领开会,商议如何请戏班子和分摊戏费。为了公平和透明,幺公从不统一向帮会收取戏费,也不成立“领导小组”,而实行“按戏分摊”的原则,也就是说由各个帮会出钱点戏,帮会点了几本戏就出几本戏钱。比如药材帮点了《药王成圣》、《捉韩林》两本戏,该帮会就出这两本戏的戏钱;城隍会点了《山王岗》一本戏,就只出这本戏钱;以此类推,桓侯帮(即屠宰行业)出钱点几本,船帮又出钱点几本……各个帮会点完了戏,幺公便去成都与大名鼎鼎的川剧戏班——洪儒社谈判具体的演出事宜。
  既然是著名的戏班,戏价当然不菲,但幺公自有让对方“出血”的办法。幺公与洪儒社的东家(戏班子的总负责人)在酒桌上相见,两人借酒相互寒暄一番后,幺公向东家提出,班子到达简城当晚,要免费演一场“洗脚戏(即开场戏)”。东家一听,故作满脸愁苦状:“这,这不好办吧,戏班子里有那么多张嘴要吃饭的吆。”幺公满脸堆笑,欠着身与东家耳语:“这一回点本子的帮会多,还怕没你们吃的、喝的?到时你们赚得的银子,恐怕抬都抬不动哦。”东家一听幺公说有十余家帮会要点戏,紧皱的眉头立马舒展开来,慷慨地答道:“好,就这样说定,‘洗脚戏’我包了。”然后双方接着喝酒。
  但幺公还不肯罢休,3杯酒下肚后,又道:“你这班子虽说名气大,但演出要的是真功夫。”东家一听,满脸不悦,鼻子里哼道:“你既然信不过我,那就免谈。”东家虽然把话说得很硬,但身子却不离座,只是沉着脸,没有要终止谈判的意思。幺公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有了数,便笑嘻嘻地解释道:“不是我信不过,是怕观众信不过。这样说定,你们第二天登台,再免费演一场‘亮台戏’,让观众看看你们班子的演技到底如何。”这时,东家咬咬牙,心疼地说:“你这幺公真是鬼到家呐!好吧,我就再出一次血,你不能再胡搅蛮缠了哈!”幺公起身,双手合十向对方作揖。然后又商议戏从哪天开始,每天演几台,演什么本子,帮会点戏的顺序如何排列等。一切无争议后,双方在协议上签了字。
  那时,成都洪儒社的东家是著名的花旦小洪官,他组建的班子在川内可谓群星压阵,威名显赫。其中有著名花旦雷泽洪、李香雪、满堂春,著名花脸周海金,还有著名小生陈泽周等大牌川剧明星。当时,能把这样一支戏班子请到简城来唱庙戏,其声势和阵仗可想而知,人们都翘首以盼。
  洪儒社到达简城后稍事休息,便忙着组织一场声势浩大的游行,即所谓的“城隍爷出巡”。届时,旌旗仪仗,鼓乐笙歌。“判官”手举“朱笔”和“生死簿”,一脸庄严肃穆;“小鬼”手持“追魂牌”,牌上写着“正在拿你”;两台8人大轿,分别坐着“城隍爷”和“城隍娘娘”。帮会、码头及会馆的头面人物,在遮天蔽日的篷帐下,徐徐随行。游行路线由城隍庙,沿西街、马号街、四知路、正中街一直往南,出水东门,过赛金桥,由东门河坝往北,经北门桥,最后进城门,回到北街。游行所经之地,引来无数围观者和朝拜者。一大群善男信女手持长香,口念佛号,当“城隍爷”和“城隍娘娘”经过时,他们虔诚至极,倒身便拜,长跪不起。而喜爱川剧的戏迷们则高喊:“有戏看喽,有戏看喽!”大家奔走相告。很快,消息就传遍了附近的乡镇。
  当晚的“洗脚戏”在阳安城北街城隍庙举行。左右耳楼两旁的空坝上搭有看台,人们凭戏票按男左女右分别入座。坝子中间留有通道,方便县大老爷或其他有身份的人进出。每当有贵客到场,正在演出的演员应立即停戏,面向来宾,打个“加官”以示欢迎。戏票除部分赠送给社会各界达官贵人外,其余的都要卖钱。收入的银两(包括第二天“亮台戏”的收入),除去杂项开支,由帮会与幺公按不同比例分配。
  第二天上午9时许,戏班子按照协议,上演“亮台戏”。“亮台戏”不演大本戏,只演折子戏(编者注:大多是大本戏中最精彩的一出或一个片段)。表面上看,戏班子做的是亏本赚吆喝的买卖,其实不然。开唱之前,他们先来一个“灵官(编者注:道教中的护法天神)镇台”。这“灵官镇台”既是演正戏前的一项仪式,也是戏班子挣外快的机会。到时,幺公率领各帮会首领在台口候着。台上备有香烛钱币和雄鸡刀头(编者注:四川民间祭祀时用的祭品,指一只公鸡和一块煮熟的猪肉)等祭品。“灵官”则由戏班子中的当家花脸装扮。演员上台时,负责场面效果的人员立刻在台上撒出粉火,演员随即来个精彩的“三变化身”(即川剧中著名的变脸绝活),先由小生变成老生,再变成“灵官”。“灵官”左手托“阴花”(即一朵绒花),右手握钢鞭,端坐案台,金童玉女分立左右。这时,幺公向“灵官”磕头礼拜,口呼:“请大圣开金口。”“灵官”大吼一声:“大吉!”接着念一段诗文,大意是说他从哪里来,一路上看到些什么,以及他会如何保佑一方平安之类的吉祥话。尔后众人离台。传说“灵官”的脸子(即面具)可以避邪。这时,不少事前交了定金的信徒纷纷送上一尺见方的白布,交由打杂师负责拓下“灵官”的脸子。由于交定金的人太多,打杂师忙不过来,往往会事先拓下一批脸子救急。据说这项收入,有时就会超过一台戏的演出费。
  上演的戏本,由各帮会事先定好了。轮到哪个帮会点的戏本开唱时,哪个帮会的首领就与幺公共同坐镇,一起迎来送往。这天请哪些有头脸的人物来捧场,也由该帮会的首领决定。所演戏目中,神鬼戏居多,尤以《刘十四挨五叉》、《耿氏上吊》、《游阴差》、《捉韩林》等戏最受欢迎。戏班子最喜欢演《游阴差》,因为这是他们捞取外快的又一个机会。
  这出戏一般放在晚上演。到时简城各街店铺都预先在门口摆一盆水,内放铜钱若干。戏一结束,身着戏装的“阴差”火速下台,沿街按店铺收钱。这种名堂叫做“收水盆钱”。传说交了“水盆钱”的店家,这一年阴间的小鬼就不会上门制造麻烦,所以各家店主都笑逐颜开地把钱放入水盆中,交得心甘情愿。这笔进项同样归戏班子。
  每年的庙戏,有一场戏必演,那就是《捉韩林》。 
  韩林是谁?传说他代表阴间的袍哥舵把子。韩林生性自由散漫,经常擅离岗位,四处吃喝。捉他的目的,是要他回岗履行职责,以免为害地方。这是一场演员与观众互动的戏剧,热烈和逼真的程度,远非今天舞台上的演员猴跳着向观众要掌声的方式可比。此戏开演前,先找一位下层阶级如打更匠、清道夫等充当韩林,躲藏在附近。锣鼓一响,扮“总爷(即管差人的头目)”的演员带领8名“阴差”,依次从台上跳下。他们放高音量,拖着长长的尾腔,一边高喊“捉──韩──林──”,一边装模作样地四处搜寻。观众的情绪一下子被调动起来,个个兴奋地仰起头随声应和,目不转睛地盯着那9名满场跑的“差人”。
  当韩林在某个角落被捉住时,忽然有人上前阻挡,不同意“差人”把他抓走。观众定睛一看,阻挡捉拿的不正是某袍哥大爷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袍哥大爷要捣乱不成?顿时,大家都紧张得不行,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担心这戏能否继续演下去。这时,只见“总爷”上前,抱拳向袍哥大爷施礼:“我等是奉城隍爷之命,来请韩大哥前去镇守花台。”听他这么一说,袍哥大爷自然点头应允。观众的心才从高处落下,轻轻吐出一口长气。
  “阴差”将“韩林”带到台口围栏内,然后暂时退场。围栏内已事前放着一个用纸扎成的“韩林”,作为真“韩林”的替身站场,享受香烛。由于剧情是“韩林擅自离岗,要接受城隍爷的惩罚”,等戏快演完时,“阴差”再将退场的“韩林”带至台上,经“城隍爷”审讯,因“韩林”玩忽职守,“城隍爷”要打他4大板作为惩罚。打一板,“城隍爷”念一字,4个字连接起来是:“风──调──雨──顺──”
  戏演到此处,场下掌声雷动!
  唱庙戏期间,幺公与各帮会的首领,借机大办酒席,宴请当地的达官政要。他们边喝酒边看戏,还可以临时点一些折子戏,或者吩咐唱戏的小旦下台来陪酒。点折子戏是要另外加费的。假如几个人同时点某位角儿的某折戏,被点到的演员自然是喜出望外,他们把这叫作“喜相逢”,因为演员只需唱一次即可,既省了力,又能得到几份赏钱。付赏钱的名堂很多,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如某看客高声大喊:“赏大洋100!”实际上给的只有十分之一。班子东家不仅不恼,反而故意虚张声势,用长长的嗓门朝台下高喊:“各位看官大人听好了,某某老爷出赏钱100大洋!”这时,台上台下即刻鼓掌。
  不过,看客给的赏钱不能直接交给演员,要先交给幺公。赏钱的分配也很有意思。比如某客人实付赏钱10元,幺公收下后,先扣下3元归自己,余下的7元交给戏班子的打杂师。打杂师扣掉2元后,又将剩余的5元交给戏班子的东家。东家与管事、班长分掉其中的一半,就只剩下2.5元了。这最后的2.5元再由打杂师和相关配角等人分配。最后落到演戏的主角手里,往往只有几角钱。因此,川剧戏班子中有所谓的“金打杂”、“银管事”一类的说法,大概就是“打杂师”“吃”得比谁都多的意思吧。
  北街城隍庙戏一般唱10天左右,遇到一些财大气粗的会首,由于点的戏本多,时间就会延得长一些。这期间,成都的烟花女,如蚊蝇般涌向阳安;各地的商贩也纷至沓来,在北街城门外搭起长长的临时商棚。玩杂耍的,跑江湖的,卖小吃的,看热闹的……齐聚阳安城区,到处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当地政要和各帮会首,借唱庙戏之机大肆开办烟馆、赌馆,昼夜营业,聚赌抽头、嫖妓宿娼、贩卖毒品、贪污腐化等问题,也随之滋生。特别是赌博和吸食鸦片,花样繁多,危害尤深,致使很多平民百姓深陷其中,倾家荡产。
  但总的来说,庙戏还是很受普通民众和各界人士欢迎的,因为它不仅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生活,也在短期内促进了当地的商业繁荣。
    四川《龙门阵》杂志2013年第3期,欢迎订阅。本文仅供网易历史博客”读者免费阅读。点击此处返回《龙门阵》杂志首页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38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